u1if5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 線上看-第七百零一章 自污閲讀-13iku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
赤焰讥笑道:“你还真相信?”
“为什么不信,钟无敌好歹是个掌门,不会说谎的。”
“切,你还是会长,谎话不是张口就来。”
“去你的,我什么时候说谎了,你说!”
不灭灵歌
“切,刚才客栈隔壁偷听的,不是你手下?”
“呃咳咳,有病吧你,这都能扯到我,要是我手下,能那么简单被你们发现,你觉得有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没准就是故意让我们发现!”
“什么意思你?”
“没什么意思。”
李一然眼珠转动,说道:“说钟无敌别老扯别的,咳咳,你派手下去核实了没有?”
“没有,你派人去了就行。”
“我派个屁,你天天上茅房都跟着我,我怎么联系手下。”
“你这家伙滑头的很,总喜欢偷偷摸摸的……”
“艹!诋毁你哥,哎,别晃别晃,信不信吐你一身,呕!”
“你还真吐,去你大爷的!”
一阵慌乱后,赤焰把大吐口水的李一然安全扔到了树林空地之上。
看着如小孩子般胡闹的李一然,赤焰心情没来由的好了不少,扇动翅膀,吹走地上落叶,清空一片区域躺了下来,翅膀张开,眯着眼,享受起下午柔和的阳光来。
“喂,你怎么还睡觉?不去办正事了?”李一然挨着赤焰坐下,准备摸他的肚皮,不过被他拿眼一瞪,只好讪笑收手,也躺了下来,咯吱窝对着赤焰小小的身躯,笑道,“你这挺不负责任的啊,万一你要见的再被杀了,你……”
“滚!李小七,你嘴里就说不出一句好话,臭死了,你几天没洗澡了!”
“哈哈,也没多少天啊,我觉得没味啊,挪什么,到哥哥这来。”
“去你的,别说话,我想休息一会儿。”
“哦,……,喂,你听,什么声音?”
位面征服系统
“……”
“真的,你听,有动静,”李一然坐了起来,眼尖的他很快发现身后林中,探出一个脑袋,是只顶着长长鹿角的梅花鹿,双方对视,李一然身体不动生怕惊吓对方,小声说道,“梅花鹿,臭鸟,烤着吃怎么样?”
“哼!”赤焰无风自起,飘到李一然肩头,爪子用力,“成天就知道吃!”
“艹!你爪子很尖的,嘶,我去,鹿跑了,快追。”
重生之錦好 壹粟紅塵
“追什么追,嗯。”
赤焰抬头,只听高空某处传来一声嘹亮的鹰啼,赤焰也叫了一声,算作回应。
“我去,臭鸟,你这叫声也太难听了,一点都不霸气。”
“有本事你叫一声。”
“汪,汪汪!”李一然一本正经表情严肃的叫着。
赤焰停顿了片刻,最终还是笑了起来:“你妹的,我发觉就不能好好和你这家伙说话,好了,来了。”
冷君夜妾
一阵风起,一只老鹰平稳落地。
接着一只灰色的可爱松鼠从鹰背跳下,蹦跳到李一面前,抬着小脑袋,吱吱的叫着。
“它说什么,臭鸟?”
“你别说话,站一边别踩到她,”赤焰从李一然肩膀飞了下来,飞到比他小一圈的松鼠面前点了点头。
小松鼠先是退后几步,吱吱惊叫着,接着抱着两个前肢人性化的鞠躬起来。
赤焰摆摆翅膀,尽量用简单通用的兽语和它交流,很快得知小松鼠只是个传信的,心中有些不悦。
很快,小松鼠开始扒拉小嘴,从口中扒拉出一个全是细小破洞的核桃出来。
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小小的核桃开始发出怪声起来。
好奇的李一然弯腰捡起核桃,甩了甩上面沾着的口水,不理小松鼠生气的叫唤,拿到眼前,观察起来:“这是什么?咦?里面好像有东西?”
“别晃,”赤焰飞回李一然肩膀,翅膀一扇,将李一然手中核桃拉到面前半空停住,咳嗽两声,沉声说道,“是我,赤焰!”
核桃中不断的滋滋声音变大,很快,有男子的声音逐渐清晰传出:“是,是我,听得到听得,到吗?”
“可以!”李一然突然大声喊道。
“……,你,你是谁?怎么和刚才的不一样?”
“我,艹!又抓我!”
“闭嘴!”赤焰严厉的喝止住捣乱的李一然,接着说道,“不用管他,你是谁?先报上名号!”
“您,您是赤焰大人吗?”
“对,你是雷鼠一族的族长?”
修仙路上的逗比日常
“是,是的,赤焰大人,实在抱歉,小的有事去了别处,实在赶不回来,只,只能这样先联系赤焰大人,希希望赤焰大人您别,别……”
“明白,我知道你有顾虑,很正常,我本心是想希望亲自见面的,这样,也行,废话不多说,我代表大长老,欢迎你们重回圣城!”
大世凋零 漩涡灯塔
“呃,荣幸高兴,小的一直期待有这天,只是,只是……”
话说到这,核桃里的声音突然中断。
李一然不由得说道:“说话说到关键就不说了,故意耍你他?”
“不是,这种联络很不稳定,等会儿就好。”
墨门飞甲
“呃,信号咳咳,核桃里面是什么,应声蛊之类的?”
“差不多,好了有声音了,你别说话。”
“那,那个赤焰大人,实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对小的刚才……”
“明白,你接着说,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条件,我可以替大长老答应,放心说,不要有任何顾虑。”
核桃中的男子声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赤焰大人,能否保护我族安全?”
“自然可以,怎么,质疑我圣族实力?”
“不,不敢,只是小的才听说,黄虎他们一家突然身死,而小的听说,赤焰大人也出现在附近,不知,不知……”
“无稽之谈!”赤焰看了一眼点头怪笑的李一然,只好按他的馊主意来,不屑说道,“我会无聊杀他们?你觉得可能吗!”
“可可是,他们都,都说……”
“捕风捉影的事你自己分辨不出来?嗯,实话告诉你,事发当时,我,跟着嗯,我自己在喝花酒,哪有什么时间杀这杀那的。”
一旁的李一然捂嘴偷笑起来。
“喝花酒?赤焰大人,你,你真的?”
“废话,当然是真的,我就不能喝花酒了?!”
折戟之剑 承布
“能,能,太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