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k0z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 ptt-第六百三十三章 接連開火,小小發威看書-1qvjr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因难度极其危机,请在十天内完成。】
【第二层通道已关闭,离开深渊锁通道已关闭,第四层通道将于三十天后关闭。】
源尘本来还在洋洋得意,这回却已经笑不起来了。
他现在可还不知道‘造神计划’具体是什么呢,怎么完成啊?
就比七天多了三天,难道危险难度就多了三级?
源尘一脚把重新穿戴好的浪里飞揣进了雨水洼地内。
浪里飞从洼地里抬起头,浑身都湿透了,整个人都是懵的。
“我刚才说错了什么吗?”黑袍男子很委屈,不带这么玩的。
“主人,雨越下越大了,这雨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源尘瞳孔萎缩,一刹那,雨水在他眼中变得极其缓慢。
在正常的雨水中,似乎夹杂着一丝淡红色。
“雨水中有尸毒,你姐姐那边可能有有些麻烦,想去就去吧。”
慕容炎阳起身就往回跑,他双眼中红光隐现,最后恢复正常。
他现在想不了太多,姐姐的安全最重要。
“姐,姐。快走,这雨有毒。”
慕容炎阳湿漉漉,很是狼狈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慕容烈月看到自家弟弟变成这副鬼样,也是下了一跳。
“你中毒了?”慕容烈月慌张的上前,开始检查弟弟的身体。
慕容炎阳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脖子,那里被蓝湖抓过,若是姐知道自己被感染了,可能不会怎么样,但身为外人的啸弥就不一定了。
啸弥也是惊疑不定,他后退了一步,打着伞的他看向下落的雨,这雨有什么问题吗?
下雨是极其寻常的。
“炎阳,听话,让姐看看。”
慕容烈月严肃了起来,直接拽下了弟弟挡住脖子的手。
“又骗我。”
慕容烈月很恼怒,慕容炎阳的脖子光滑如旧,什么伤势都没有。
“姐,我没骗你,这雨之前可能没事,但现在有毒,不能被与淋到,不然可能变成丧尸的。”
说着慕容炎阳也打开了伞,他现在是不怕雨水,可是他不想自己的异样被发现。
奇鳥形狀錄
能做人,谁会愿意当个异类。
“姐,你快回车上,这里交给我处理。我刚刚打过抗毒血清,药效已经起作用,不怕。”
妖女请自重
慕容烈月也不矫情,立刻回车上用对讲机呼叫。
“炎阳,你这样就不地道了,我正聊到有趣的地方,你就来打断了。”啸弥带着伞走了过来,他是有些愤怒的。
刚刚他用手试过雨水,也没察觉什么呀,难道是这个做弟弟的后悔了?
“我没废话,不想被感染就上车。”慕容炎阳没空离他,转身就跑。
慕容烈月回到车上立马给自己注射了抗毒血清,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虽然抗毒血清很贵,但是比不上自己的命。
她一点也没怀疑弟弟的话,别看她这个弟弟看上去不着调,可却从来没这么严肃过。
“怎么了?”
木小小托了托眼镜框,她一直呆在车上,没下去。
在她的世界里,时间就是用来计算的,不然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炎阳说雨中有毒,可能会感染。”慕容炎月拿起对讲机直接吼了起来:“全体人员听令,雨中可能有尸毒,被与淋了的人抓紧时间注射血清,然后找就近遮蔽物挡住自己,抓紧上车。”
“再重复一遍!雨中有尸毒,不想被感染抓紧注射血清,然后找遮蔽物上车!”
“他是怎么知道的?”木小小声音还没吐出来,就被啸弥开门的声音吓到了。
啸弥坐在驾驶位,把伞直接扔了出去。
“你注射血清了吗?”慕容烈月有些恼怒,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明明是个废物,还跟来添乱。
真是毫无用处!
也不知道弟弟为啥撮合她俩。
啸弥直接开车,一踩油门,车直接冲了出去。
“老子凭什么听他的。”
那个混蛋竟然敢吼他,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自己许诺了那么多的好处,他应该供着自己才是,怎么敢吼他。
慕容家想要在啸天基地混,还得依仗他啸家呢。
“你们说的倒是轻巧,你们怎么知道抗毒血清的价钱,我们基地开支几乎全部都花在了向永安基地购买血清上,血清能省怎么可以多花。”
“他被感染了!没救了。”木小小冷静开口,即便天气再阴暗,她摘下眼镜后都看透了一切。
慕容烈月直接一脚把啸弥从车上踹了下去。
整个车门都跟着飞了出去。
可怕!
“雨中真的有尸毒,那炎阳岂不是有危险。”
慕容烈月虽然担心的,但并不慌乱,她一边转车往回开,一边打电话。
“炎阳被感染的概率达到了百分之八十。”
慕容烈月很忙,但木小小知道她能听进去。
“那还有百分之二十呢。”
“另外百分之二十组成有些复杂,你估计听不懂。”
长生曲 月昔
木小小在笔记本上画出几个区域,然后标注了注释,递给慕容烈月严肃道:“你看到那个黑色标注的区域了吗?那是百分之八十被感染死亡的区域。”
“这个红色的圈是?”
“这是百分之零点零一,是被五级丧尸王蓝湖亲自转化后的概率。虽然有可能,但是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小。其实我更倾向于那百分之十的椭圆, 就是那个标橙的区域,他可能觉醒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预知危险能力,这种能力在平时不会显现,但当他可能要死的时候,这种能力便会警觉,让他知晓一切。”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可能在还没被感染的时候注射了抗毒血清,然后抗体先病毒出现在体内,这样的话,就能解释的通了。”
慕容烈月将笔记放在了一边, 然后开车就要回去,虽然驾驶位的门没了,但雨没有吹进来,也不用当什么。
木小小拿回笔记,然后突然一顿,她脸色忽然煞白一片。
聖騎士趙大
势不可挡,boss空降突袭
“我们有麻烦了。”
木小小想到了一种可能,既然啸弥被感染了,那为什么不先攻击我们,反而开车带我们原来人群呢?
除非是有东西在引导他。
轰!
整个车突然侧翻了出去。
“咯咯咯,想不到送上门来的竟然是两个小姑娘,一定很美味。”
轰!
刚刚还说话的吸血鬼西服男子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聒噪,哪来的傻子?”
慕容烈月抱着诸葛大力炮,脾气很不好。
自己弟弟还不知道感染了没有,怎么突然出现一个拦路虎。
“不要恋战,尽快离开。”
木小小抱着笔记从后座走了出来,她是打着伞出来的,雪白的伞、雪白的长裙、雪白的眼镜框,一切都显得纯净。
“我现在有些相信那种最不可能的概率了。”
木小小跟抱着诸葛大力炮的慕容烈月跑了没有百米,身前便出现了一道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身边还跟着一道黑袍男子,这黑袍男子浑身的丧尸气息浓郁,一眼看去就不像是普通的丧尸。
“丧尸王。”
诸葛大力炮直接对准了黑袍男子。
慕容烈月瞳孔微缩,她冷声道:“原来是你。”
木小小的可能性加上之前发生的一切,立刻让她明白了一切。
她本就是个不笨的人。
“蓝湖!你把我弟弟怎么了!你这个混蛋!”
诸葛大力炮直接对准了白衣少年,然后毫不犹豫的开炮了。
源尘懵了懵,还没从再次遇到慕容烈月的奇怪感觉中脱离呢,一枚名叫‘爱之深、恨之切’的炮便冲了过来。
慕容烈月开炮后就后悔了,这家伙身上一点丧尸气都没有,可能只是被黑袍丧尸王胁迫了, 并不一定是蓝湖。
木小小看上身后,然后拉着慕容烈月继续跑。
木小小的伞就跟神了一样,无论那个方位,雨水就是穿透不了它的防线。
源尘跑不掉了,只能无奈抱住了冲来的炮【弹】。
“有朋自远方来,送你一个炮【弹】玩玩。”源尘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扔给了气到爆的狼狈‘吸血鬼’丧尸王。
‘吸血鬼’丧尸王已经被炸的没了形象,此刻再次看到这玩意,直接就要一脚踢飞,结果东西刚到脚下,就轰然炸开了。
‘吸血鬼’丧尸王这还没跟源尘交手呢,自己已经被两个炮【弹】弄得狼狈不堪。
“你上去解决吧,我去找那俩女孩。”
源尘总觉得那个白裙白眼镜框的女孩有些奇怪。
他必须去看看,那女孩穿的太干净了。
这样的废土末日,居然还踩着一双水晶鞋。
古怪,古怪!
“好嘞,蓝湖老弟,你就瞧好吧, 我浪里飞从无失手过,这次我就把那洋丧尸偷得连裤衩都不剩。”
黑袍男子摩搓着手冲了出去,看那背影就有些迫不及待。
源尘朝着两女孩跑路的方向追去,不一会儿就追上了。
“你们两个跑这么慢,我若是有敌意,岂不是你们已经死了。”
慕容烈月转身又给了源尘一炮,然后转身就跑。
完全无视后坐力感觉真的很棒, 诸葛大力炮都能当狙击【枪】用了。
源尘一巴掌直接拍飞了,轻笑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是那个白裙女孩泄露的吧。”
两女默不作声往前跑。
“慕容烈月,你弟弟的命还在我手里呢,你再跑我可就要让他来追你了!”
慕容烈月停下了,她双眼满是血丝,转头后看的源尘都有些心慌。
“蓝湖,你觉得玩弄人命很有意思吗?”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诸葛大力炮轰击而来。
这一次,木小小也出手了。
“本不想对你出手,可你非要找死。”
木小小打开了笔记,也摘下了眼镜。
一双雪白的眼眸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