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kp9小說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五百四十一章 祭品看書-w8o76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剑圣抱着龙渊,靠在柱子上,目光,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郑凡。
这不是剑圣第一次见到郑凡画画,用炭笔,画出清晰的线条;
那会儿是在雪海关,郑侯爷心血来潮坐在院子里画着一棵橘子树,画完后让剑圣来点评。
苟莫离当时将这幅画评价得惊为天人,各种阿谀之词成捆成捆地往上搬;
剑圣当时就说,缺了神韵。
彼时的剑圣,还是带着点清高的。
只不过郑侯爷这辈子压根没什么职业洁癖,直接问道:
“你是想要自己的后人,留你哪一幅画?”
剑圣犹豫了一下,伸手指了指橘子树。
没人希望自己的后代在回念先祖时,脑子里,是先祖比较抽象的印象,还是更希望自己的面容可以更写实一些。
而此时,
郑凡在画板上所画的,
是一块浩荡的冰层;
网游之剑士无双 多乐乐
画面的四周角落,跪着一群野人,正在顶礼膜拜;
画面的中央,冰层之下,有一道人的阴影。
整张画,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投资好文】,看书领现金红包!
郑凡放下手中的炭笔,这是他根据以前得到的一些信息外加前日从了凡小和尚那里得到的信息脑补出来的画面;
细节上,肯定问题很大,冰层之下的那位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是光着身子还是穿着衣服亦或者是甲胄?
身边有兵器么?
头发,是什么颜色?
野人的面庞还是夏人的面庞?
这些,都不得而知。
了凡小和尚在前天说完话后,就昏睡过去了,中途醒来后也只是喝了一些粥,然后浑浑噩噩地坐在床边,随后继续昏睡。
妖怪空少俏空姐 北极鲨鱼
郑凡没有再去询问他细节,小和尚的精神状态很糟糕,得等到瞎子到了让他来拿方案。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
预言,
是真的。
扈八妹的预言里,似乎也提到了冰层,也提到了苏醒,也有魔王降临;
在这一点上,和了凡和他师父所看见的,得到了印证。
而且,这东西已经睁开眼了,这意味着他是活的,换个说法,就是,他已经……降临了。
了凡小和尚说的裂开了,是个什么意思?
冰面裂开,是他动手了,还是其他原因?
他现在,到底能不能离开那层冰面,可以自由活动么?
扈八妹的预言里,有“七”这个数,那么,他,是一个人么?另外一些人,也在冰层下面待着,他先浮上来了?
“这幅画,你盯着很久了。”剑圣开口道。
郑凡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道:
“这幅画,对我很重要。”
“看出来了。”
“老虞,你说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正的二品以及所谓的一品?”
“当官儿的么?”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不知道,但既然二品有了,一品,并非不可能,只是,太难了,难得,连条路都看不见,怎么,你觉得这画中的人,是那种级别的存在?”
“我不会介意以最大的程度去揣摩它。”
“然后呢?”
“先查出来,再确定位置。”
“古来不少皇帝,和你现在的心思差不多,凡是会威胁到自己皇权的,哪怕仅仅是在将来才可能出现的威胁,都会提前下手去扼杀。”
“是。”
“那样多没意思?”剑圣摇摇头,“如果是我,我巴不得自己的对手足够强大,不,我是巴不得隔三差五地就能遇到田无镜那样子的对手。”
“你会觉得这种生活很充实,但我真的不喜欢,我喜欢午后喝着茶听着家里的女人唱着曲儿。”
郑凡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画面,
道:
“还好,他在雪原上。”
雪原,毗邻我的势力范围。
恨情劫:總裁,太冷血! 憶昔顏
剑圣点点头。
血火騎士傳 酒鬼神三子
这时,县令进来通报:“侯爷,太守大人来了。”
“请。”
“画,我帮你先收了吧。”剑圣上前说道。
“多谢。”
“客气。”
……
“哎呀,郑老弟,怎么了,听说你在这上川县遇到事儿了?”
许文祖还是那么的胖,军情政务忙碌时,他是浮肿起来的虚胖,一切平顺时,他是心宽体胖。
“嗯,以前府里的一个手下,出了点事儿,这里受了伤,流落在民间,竟然被人卖进了红帐子当起了相公。”
郑侯爷说着还叹了口气。
他在上川县调动了附近的守备兵马,这么大的动静是不可能瞒得过人的,倒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堂堂平西侯爷,府里的人竟然出了这档子事儿,侯爷发怒调兵报个私仇,岂不是很正常?
至于说被人参奏一个跋扈,这玩意儿对现在的平西侯而言连挠痒痒都不如。
当然了,如果谁敢参奏一个居心不良云云,那么,敢参奏这个的,必然会在朝堂上先被收拾掉,原因很简单,平西侯爷确实有那个居心不良的实力。
“人可还好?”许文祖问道。
“脑子还没修养好。”
“我说人。”许文祖提了提屁股,眨了眨眼。
“还没来得及接客。”
这或许是不幸中的大幸。
“那就好,那就好。”
“我说,哥,你这关注点,够奇特的。”
“嗨,这事儿我也没和你说过,以前只听说过晋风飘逸,还觉得无所谓,想你哥哥我好歹也是堂堂燕地儿郎,且还是在荒漠边长大的;
可谁晓得,这进了颖都后,每次赴宴,他娘的宴席上竟然都有这类的相公堂而皇之地陪客……
忘記許願的夏天 洛微夏
哥哥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入乡随俗不是?”
“辛苦了。”
郑凡其实对许文祖很同情,因为许文祖这个身材,这个相貌,就像是猪刚鬣的人形,人参果都吃腻了,就喜欢玩儿点新花样的样子。
当然,这是被误解了。
再者,晋地大家族是把男风当作“雅物”的,也就是比金银姬妾更贵重的礼物;
在晋地,家里有底蕴,养个歌姬舞女,不算什么,得养雅男,这才叫牌面;
贵重的礼物,自当送给身份最重的人。
“直娘贼,老弟,你可晓得最可气的是啥?”
“是什么?”
“哎,哥哥我也算是开了次眼,这世上,竟然真的有比女子更漂亮的男子,而且,还不老少!”
“哦。”
郑侯爷看着许文祖,眨了眨眼睛。
“哥哥我可没有碰过啊。”
“好的。”
“但有时候,想想都后怕,这被撩拨得久了,心里头还真会有些跃跃欲试。”
“呵呵。”
郑侯爷点点头。
他们俩现在,是没什么紧张感了。
因为许文祖老早就算是半个六爷党了,现在姬成玦当皇帝,他的仕途,是不用担心的。
再在这封疆大吏位置上干个几年,还想继续干的话那就继续,想换个位置,那就回燕京,这起码是一部尚书的位置留给他。
所以,这次见面,倒是有很多的闲情逸致去聊一些风月。
“对了,郑老弟,玉盘城的守备将军,你提个人,我安上。”
“我明白,回去后就安排,另外,知府,也得是我的人。”
许文祖眯了眯眼,笑了笑,道:“瞧你说的,哥哥我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哥,不是我贪心,也不是我想着将晋东圈起来当自家的后院,而是我和陛下已经讨论过了,修生养息个两年后,差不离就要动手了。
我麾下的这些兵马,各路军头子,都必须再整顿安置一次,不把篱笆扎牢,没办法施展开。”
“好,我明白,我明白。”
“吃了么?”郑凡问道。
“没呢,我让那个县令准备去了。”
“行,咱们一起吃。”
“这不废话呢嘛。”
这顿饭,县令作陪,在旁边不住倒酒陪着说话,郑凡和许文祖倒是吃得挺惬意。
饭后,也没等上茶,许文祖就笑着说既然没什么事儿他就先回去了,这也是瞧出来了郑凡心里似乎有事。
郑凡送许文祖出了县衙。
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年,二人将是最好的搭档关系。
回来后,郑凡又去看了一下了凡小和尚的情况。
听婢女说,刚进了食,这会儿又昏睡过去了,大夫也给他开了药,调理身子的。
郑凡也就没再进去打扰他,往自己屋走去时,经过花园,看见一个姿色还可以的妇人端着糕点向自己走来。
“侯爷,这是我上川县的特产,蜜饯红糖糕,做法独特,别的地方可吃不到,您尝尝?”
说着,居然主动伸手拿起一块往郑凡嘴边送。
“唉。”
郑侯爷叹了口气,这位,应该是那位县令大人的妾。
“本侯没这个心情,回去告诉你老爷,把本侯的差事做好了,本侯就承他的情。”
“是,侯爷。”
郑凡走出花园,看见坐在台阶上正晒着午后太阳的剑圣,剑圣嘴角带着笑意。
“笑什么?”
剑圣摇摇头,道:“原来,这只要当了官儿,甭管燕人晋人,全都一个样。”
“你才知道?”
“何时归程?”剑圣问道。
因为了凡小和尚的事,又耽搁了几日。
“我琢磨着了凡的身体状况不太好,经不起舟车劳顿,就先留在这儿,明日,我和你先回奉新城。”
“那这里的事儿?”
“换瞎子来料理。”
“好。”剑圣同意了。
因四娘已经动身去往盛乐调查人贩子的事儿,所以用过晚食后,郑凡就一个人睡。
这一觉,睡得不是很踏实,睡了两个时辰不到就醒来了。
外面,刮着北风,郑凡躺在床上,盯着床对面的窗户,出神。
就这样侧躺了许久,忽然,外面有人来通禀:
“侯爷,那位小师傅醒了,闹着要见您。”
“知道了。”
郑凡没耽搁,起身穿衣,走出自己的卧房。
来到了凡所在的房间时,看见了凡正趴在地上,双手双脚不停地痉挛着。
“侯爷,晚上他醒了,我们就给他准备吃食,他刚吃两口就问这里是哪里,然后吵着要见您,现在,更是变成这样了……”
“行了,你们都退下,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准靠近。”
“是,侯爷。”
“是,侯爷。”
婢女们都退了下去。
而这时,穿着白色内衬的剑圣走了过来,站在门旁,眯着眼。
了凡抬起头,看向郑凡,脸上的痛苦瞬间消失,转而是惊喜之色,
喊道:
“侯爷,侯爷,侯爷!”
“你清醒过来了?”
郑凡向前靠近。
忽然间,
了凡瞳孔内闪现出一抹厉色,厉啸道:
“是你,害得我师徒好惨,是你,是你害的!”
说着,了凡忽然就扑向了郑凡。
郑凡没犹豫,到底是五品高手,就算这小和尚忽然脑子抽了疯,但也绝不可能靠近他的身,这一脚下去后,了凡直接被踹飞了出去,撞到了两座茶几后才停了下来。
“呕………”
對著劍說
而后,了凡又开始了剧烈呕吐。
只是这一次,呕吐出来的东西里,带着明显的黑色腥臭粘稠物。
郑凡拿起点燃的蜡烛,捂着鼻子,向前走去,查看了一番,再用靴底在那上头踩了踩,竟然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响。
“老虞,你过来看看,这是个啥?”
“不去,臭。”
剑圣拒绝得很直接。
他晚上能出来陪着,还是看在郑凡答应天亮就出发回家的份儿上。
再者,郑凡现在身边,没其他人了,他担心平西侯爷,怕黑。
郑侯爷也是够放得开,从旁边地上捡起先前掉落在地上的筷子,将那一团黑色的玩意儿给夹起,然后,转身,送到剑圣面前。
剑圣屏住呼吸,
看着这被筷子夹着的黑色粘稠物。
“像不像海带?”
剑圣似乎认识这东西,仔细看了几眼,然后道:
“是黑草。”
“哦,真是很形象的名字呢。”
黑乎乎的,像海带,就叫黑草。
“雪原上长的东西,但雪原上的牧民都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吃这个,这个就和观音土一样。
不过,这东西吃了不会胀肚子,却能迷惑人的心智,畜生吃了倒是没什么事,人吃了,脑子就容易出问题。”
郑凡指了指被自己踹翻在那儿的了凡小和尚,
“意思就是,他脑子现在这个样子,是之前这种黑草,吃多了?”
“应该是有这方面原因吧,可能是吃了两天大夫开的药,再加上你刚刚的那一脚,起到了些效果。”
这时,
了凡小和尚爬坐起来,
他再次有些茫然地看向门口站着的郑凡和剑圣。
而后,
他伸出手,指向了郑凡,
虚弱地喊道;
“侯爷………快去救救我师父………快去救救我师父………”
郑侯爷有些诧异地问道:
“你师父,竟然还活着?”
“………”了凡小和尚。
一口抑郁之气,凝聚于小和尚喉咙间,没能顺上来,整个人白眼一翻,几乎就要昏死过去。
剑圣出手了,身形顷刻间来到了凡身侧,指尖点在了凡胸口,向上一划。
“呼…………”
了凡忽然长舒一口气,而后,又开始大气喘。
最后,
其目光又落在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郑侯爷身上。
“侯爷,师父为了救我,留在了那里,我跑出来了,来找侯爷,找侯爷,去救我师父,救我师父。”
“你仔细说说,你们师徒俩是不是在极北之地发现了什么?”
“侯爷你让我们找的,那个东西,不,那个人,我们找到了,他是活的,是活的。”
千年十字劫
“慢点说,那个人,具体是什么情况?长什么样子?”
“就是……人样。”
郑侯爷咬了咬牙,
道:“身上,光着身子?”
“没有,穿着盔甲,穿着盔甲,黑色的盔甲,手上,还拿着一把刀,眼睛,好吓人,好吓人………”
“是他留下了你师父?”
“不,他没动,冰层自己裂开了,然后……然后………”
了凡小和尚捂着脑袋,
“我脑子,好乱,好乱………”
“不急,你慢慢想………”
“师父和我,好不容易爬出来,然后,就有人问我们,问我们为何会在这里,为何会在这里……不是,这好像是在之前问的,是在之前,在掉下去爬出来之前,
不,不,是在我和师父往冰层上摸过去之前,就有人问的……”
显然,了凡的记忆还没能完全恢复,叙述时,时间节点都出现了矛盾。
“女人………有个女人。”
了凡忽然很笃定地看着郑凡。
“怎样的女人?”郑凡马上问道。
“师父说,说她很好看,对,师父说的,说过的。”
“然后呢?”
“女人问师父,问师父,我们师徒为何会在这里,谁派我们来的,对,是她问的,就是她问的。”
“你师父怎么回答的?”郑凡只能这样慢慢地顺着他的思路问下去。
“师父说,他是平西侯爷的座上宾,跟着他,以后能在寺庙里过好日子。”
“………”郑凡。
“呵呵。”剑圣都忍不住笑了。
“然后呢?”郑凡只能继续问道。
“然后……然后师父,女人,女人,师父,然后……”
了凡和尚又开始抱着脑袋,
“然后,就是眼睛睁开了,冰层裂开了,师父和我,爬啊,爬啊……”
了凡小和尚说着说着,就昏睡了过去,这不是不顺气儿,而是精疲力尽。
虽然这两日不是吃就是在睡,但实则,脑子里一直在激烈的碰撞着,心神的消耗,最为折磨人。
“我听明白一些了。”郑凡说道。
“这你也能听明白?”剑圣有些好奇。
郑凡点点头,
道:
“他们师徒俩,不是自己找到冰面下的那个人的,
而是,
被抓了后送到冰面上,当作了……
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