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txt-第505章 亂象生相伴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我真不是大魔王
“大人,晚辈……”
赵天印心头一震,果断散去了护佑周身的重重罡气,任由这只大手抓住自己的后脖颈,完全是一副任由宰割的份,哪里还有第一次出现在楚京宣政殿的沉稳霸气?
脸色煞白,大汗淋漓。
此时的他与其说是一个圣境三重天的超级大能,倒不如说他是砧板上的鱼肉,眼底一片凌乱,甚至连挣扎脱困的勇气都没有。
原因无他。
只因为他认识这张脸的主人,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挣扎,也不可能逃脱对方的手掌心。
甚至于。
对方若是想要杀他,那真的就是动一动小拇指的事,哪怕花满楼突然出关降临,也拯救不了他的性命。
因为,他是——
第二血月!
当前时代最强魔头之一!
“他不是已经被各大皇朝联手镇压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前段时间对我出手的……就是他?”
赵天印心悸如潮,踏入圣境成为紫龙宫的太上长老以来,他还是第一次产生命运已经不在自己手中的强烈危机感,让他心头震颤,沉沦惊恐之中无法自拔。
直到——
“第二兄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岂不是落了身份?”
“日后若是花兄为此发难,老夫可不愿一人承担他的怒火。”
一旁,一道醇厚的声音淡淡传来,赵天印整个人又是心头一震,忍不住扭头望去。
还有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并且敢这般称呼花满楼和第二血月,那他的身份……
一个笼罩在斗篷中的身影映入眼帘,赵天印眼瞳一缩,心中大惊不已。
这时。
“哼!”
“花满楼又岂会为他出头?”
第二血月话语里充满对赵天印的不屑,但最终还是松开了大手,把赵天印丢了下来,赵天印一落地,脸上哪有半点怒火,恰恰相反,他一脸恭敬,垂头躬身行礼:
“赵天印,见过第二魔尊。”
“见过巫神大人。”
第二血月。
南蛮巫神!
一魔一神,竟然都出现了!
一个传闻已经被各大皇朝和圣宗的至强者联手镇压,一位在传说中从未踏出南蛮山脉半步,可是现在,他们都来了!
“只因为刚才那一战?”
赵天印惊愕非常,因为张永恒只是圣境二重天高阶而已。哪怕在东神州,他的武道修为绝对可以排入前五之列了,但是在赵天印的眼中……
不过尔尔。
连他都不在乎的人,竟然能引起南蛮巫神、第二血月齐齐现身?
“不!”
“不是张永恒!”
“而是那头狂暴凶兽!”
赵天印心头一震,大脑急速运转,千万思绪震荡不停,却根本不敢真正表现出来,垂手躬身站在一旁,老实的就像一只鹌鹑。
直到。
“那头凶兽……似乎是上古凶兽之一的朱厌?”
“巫神兄竟然以此物为他傍身,还真是舍得啊。”
第二血月悠悠的声音传来,内蕴玄机,一旁的赵天印闻言更是心头一震。
上古凶兽,朱厌!
并且,这件事明显是李云逸做的,第二血月却询问南蛮巫神……
赵天印的一颗心一下子激动起来。
“莫非我的推断是真的,李云逸和巫神教背后的大能真的是他?”
这时。
南蛮巫神平静的声音从斗篷中传来:
“第二兄实在是太高看老夫了。”
“老夫充其量只能算是南蛮山脉的护山之人,怎可能拥有这等上古凶兽?”
“若是老夫猜得没错,这应该是他自己从遗迹所得,也是让老夫颇为惊讶啊。”
李云逸自己所得?
第二血月闻言,眼底精芒一闪,看了南蛮巫神一眼,显然对他这回答相当意外,余光又从一旁赵天印的身上掠过。
“哦?”
“他有这个大的本事?”
“这个我倒不信。朱厌是仅次于四大上古凶兽一档的生灵,即使只剩下一缕残魂,也强大无比,他一人又如何能够降服?”
“或许……”
“这是紫龙宫的手笔?”
赵天印心头慌乱,正在一旁坐立不安,认真听第二血月的分析,却万万没想到,后者话音一转,竟然直接把话题引到了自己身上,立刻惊慌,就要辩解。
“第二前辈……”
可还不等他引出开头,第二血月轻轻冷笑。
“我知道你并不知道此事,但连探魔法阵你紫龙宫都敢拿出来,还有什么是花满楼不敢的?”
探魔法阵!
赵天印闻言心头一悸,双眼发黑,整个人都差点直接昏厥过去。
第二血月知道探魔法阵的存在了!
早在上一次突然遇袭的时候,他就隐隐有这种预感,但是现在,当这预感终于化为现实,他还是心头狂震,甚至感受到了死亡临近的强烈危机。
探魔法阵。
简直就是利用魔种掌控麾下门徒的克星,血月魔教也包括其中,一旦第二血月因此发怒……
“前辈,我……”
赵天印更慌乱了,就要急促解释,可这一次,他又没能把话说完。
“哼!”
“不过,老夫已非魔教之人,也不在乎。”
“但从今天开始,紫龙宫再也不可插足东神州之事。”
第二血月言辞霸道,充满不容置疑的决绝,当赵天印听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点头。
“是,大人!”
赵天印甚至连第二血月为何要这么做,这样的禁令什么时候能结束都没问,因为他知道,哪怕问了,也是白问。
第二血月是不可能回答他的。
若是花满楼亲自降临,或许还有一丝可能。
再加上,东神州对于紫龙宫也远远没有那么必要,哪怕是大周南楚东齐西晋北越五大王朝和紫龙宫的生意加起来,甚至还不如中神州一座巨城的利益,赵天印岂会在这个时候硬着头皮提出抗议?
至于第二血月的这命令明显越界,影响他紫龙宫的内政了,但……
赵天印还是选择了沉默隐忍,甚至于他本人而言,听到这样的命令,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不参与东神州局势?
他巴不得呢!
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李云逸的存在,他让莫虚驻守南楚,想要探查清楚李云逸背后的强者,所以对东神州的关注才比之前更多了几分。
但是现在。
第二血月出现了!
这个昔日令整个中神州都闻风丧胆,甚至各大皇朝和圣宗的顶尖强者联手才能将其镇压,根本无法斩杀的存在,竟然出现在了东神州,这让赵天印如何再敢踏足此地半步?
不参与?
更好!
他还怕再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会引来第二血月的杀戮呢。
花满楼或许能让第二血月忌惮,但是他……远远不配!
而第二血月这样的命令,更是不会再斩杀他的信号,让他如何不心动?
只是与此同时,他听到第二血月刚才那番话,细致的捕捉到其中某句,眼底精芒一闪,惊讶意外。
“不是魔门中人……”
“第二血月,转性了?”
当然,这样的猜想赵天印肯定不敢说出来,甚至连表现出来都不敢,垂手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倒是一旁的南蛮巫神,听到第二血月的这番话,眼底闪过一抹异彩,脸上多了一丝凝重。
“第二兄想要做什么,老夫不想参与,但在这东神州之上,还请第二兄莫要忘记之前的承诺。”
第二血月眼底血光一闪,轻轻一笑。
“那是当然。”
“有巫神兄作伴,老夫纵然有天大的本事,又岂能瞒过巫神兄的双眼,自不会做这等害人不利己之事。”
第二血月说完,却是再也不看南蛮巫神和赵天印一眼,扭头望向南楚方向,却非楚京,而是另外一边。
“是时候,动真格的了。”
赵天印闻言心里猛地咯噔一下,不懂第二血月这句话的意思,但在这一瞬间,他赫然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意从心头蒸腾而起,彻骨森然,下意识望向南蛮巫神,却只见到一团黑雾包裹下的斗篷,哪能得知真相?
正当他困惑不已之时——
呼!
耳畔风声轻扬,赵天印再次抬起头,身前哪里还有第二血月南蛮巫神的影子?一神一魔不知何时离去,赵天印立刻心里一突,想也不想,直接掠空朝紫龙宫而去。
走!
快走!
这次侥幸逃了一命,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第二血月性格乖张,谁知道他能做出什么?
呼!
一道流光划破天际,激射东海,而在他身后,远征城的一片废墟上,死寂早已被打破,废土之上尽是伤者哀嚎,人人双目无神,百里渊张凤鸣也同样如此,如遭遇一场大败……
不!
今日的一切对他们来说,比一场大败可凄惨多了,其后果,更是他们远远无法承受的。
张永恒,他们大齐唯一的圣境,死了!
哪怕国力强横,战力仍存,但丰碑已破,他们真的还能按照原计划对南楚发动攻势么?
不能!
肯定不能。
甚至,当这件事传遍整个东神州,南楚被大周西晋夹击,或许腾不出手来,但周庆年……他会错失这机会么?
“局势逆转?”
百里渊想到这里,心头警兆暴涨,心惊胆战,连忙唤人带来飞鹰,信笔急书,要把此地的形势事无巨细的传给齐都。
然而就在这时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派出飞鹰的同时,另有一支队伍从南楚出发,如今已乘飞行灵兽登上九天,正在朝齐都飞速掠去。
而其背上为首之人——
竟是鲁冠侯。
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