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lt3笔下生花的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新豐-第522章 林凡表情很嚴肅,老婆我要跟你說件事情推薦-i3ouu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想他李来福就没这样知心的朋友。
原本想着将郝仁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可没想到郝仁竟然不愿意,反而想当他爸爸,谁能忍得住,简直对不起他的一片真心。
想想以前你的患者经常来医院动手术,都没有收过钱,可没想到那家伙……
哎,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水。
韩嫣冷漠的看着林凡,她一看到林凡,就感觉眼前这家伙不是好人,看他跟妹妹搞得好像很熟悉似的,心头一紧,总感觉有股危险悄悄来临。
她们刚来这星球,是想在这星球看看有没有什么机缘。
只是刚到这星球还没几个时辰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要说悲惨,又有谁能比她更加的惨烈呢?
“韩嫣你好好的在这里休息,这里的医生跟护士都非常的友好,你有什么需求可以跟他们提的。”林凡对这里熟悉的很,完全将这里当成家,熟悉他的医生跟护士都非常欢迎林凡的到来。
就是这数月来,林凡跟老张很少来医院了。
他们望眼欲穿。
就连救护车司机们都感觉人生没有了激情。
曾经。
他们只要看到是青山精神病院的电话,都不用对方多说一句话,直接来一句……
‘已经在路上’
然后神龙摆尾,车尾灯眨眼间消失在拐角处,风风火火朝着青山袭去。
怀念曾经的生活。
韩嫣瞥了一眼林凡,随后看向韩小小道:“妹妹你过来,待在我身边。”
她对林凡很警惕。
先前事情发生的有点快,导致她大脑有些没有运转的过来,现在仔细一想,细思极恐,对方的实力恐怕强的她难以想象。
鞭腿横扫,腿断了。
出拳捶胸,手断了。
这种情况只要脑袋稍微正常点,都能明白,这是遇到硬茬了。
此时,韩小小陪伴在姐姐身边。
看着姐姐的情况,她很难过,但同时又有点想笑,从来都没有见过姐姐如此的狼狈,只是她相信,要是笑出声绝对会被姐姐锤的眼泪哗啦啦的流着。
“我想歇会,麻烦你们先出去。”韩嫣冷漠的很,不想跟林凡有任何交集,但已经将林凡的容貌记在脑海里。
有点熟悉。
跟那场梦里的容貌好像有点重合。
难怪看到就生气,那场梦的剧情遗忘的差不多,但她记得,那梦让她很是不爽,仿佛遇到几世仇人似的。
“好好休息。”林凡微笑着,随后看到韩小小,“好好照顾你姐姐,她的情绪不是很稳定,应该是术后后遗症。”
很快。
病房内就剩韩嫣跟小小,还有隔壁病床一位好像熟睡的男子。
只是在所有人都离开后,那位熟睡的男子睁开眼睛,他的腿也打着石膏,事情说来就话长了。
他的遭遇有点凄惨。
运气不佳。
就是跟一位网友偷情,裤衩刚脱,对方男人回来,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是丝毫的不慌,不就是硬刚一波嘛。
谁怕谁啊。
只是当网友跟他说,我老公是杀猪的,随身携带一柄家传杀猪刀时。
他二话没说,直接翻窗逃离。
可是他对这里的地形不太熟悉,没有经过摸索排查,直接从四楼掉了下来,性命保住了,就是摔断了双腿。
“两位漂亮的小姐姐,认识一下,我叫章大棍,还不知两位小姐姐的芳名。”
章大棍对医院没什么好感。
枯燥无聊。
护士腻歪的丑,看都不想看,可是哪能想到,运气如此的好,竟然跟两位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姐姐待在一个病房。
夜深人静,长夜漫漫,这人生要是发生点什么,岂不是美哉的很。
“闭上你的嘴。”韩嫣冷声道。
章大棍笑着,“美女,你这脾气我喜欢,够火辣,有征服的欲望。”
啪嗒!
就见他不动声色的将车钥匙拍桌上。
这招很有用。
也是他在不帅的情况下,还能有那么多妹子飞蛾扑火般的原因。
“两位美女,给个联系方式,哥哥带你们去兜风?”章大棍嘿嘿的笑着,他就不信这些妹子能够挡得住他的攻势。
有资本,有脸皮,两者相合,那是无往不利。
“再废话,我让你后悔。”韩嫣心情很不好,被林凡搞的本来就要原地爆炸,又遇到这种低劣的家伙,心情还能好到哪里去。
章大棍听闻,后怕的拍着胸脯,调戏道:“美女,这可不行,我这身体怕是受不住你这细腿索腰啊,但只要美女喜欢,就算拼了命,也绝对满足你。”
魔道極尊 第101次戰鬥
“嘿嘿。”
歌舞青春
贱贱的笑容很猥琐。
平常人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也就默默的忍受了,没办法,就当遇到流氓了。
韩嫣心里燃烧着怒火。
“姐姐。”韩小小看着韩嫣,她知道姐姐现在很生气,旁边这位烦人的家伙可能要倒霉。
只见韩嫣抬起右手,咔擦一声,包裹的石膏直接破碎,右腿的石膏也裂开。
章大棍看到这一幕,眼睛瞪的滚圆。
卧槽!
这是什么情况?
韩嫣下床,走到章大棍面前,手指摁着对方打着石膏的腿,阴沉道:“我说过,让你闭嘴,可是你不听,我是不想对你这种弱者动手,但你太招人嫌了。”
八方天下 不败血龙
“美……大姐有话好说。”
咔擦!
韩嫣双手抓着对方的双腿,轻轻用力。
啊!
章大棍撕心裂肺的惨叫着,他感觉双腿好像彻底没用了。
片刻后。
护士跑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惊呼着。
“医生……快来啊,患者自残了。”
章大棍想骂人。
我自残你妹。
她一进来就看到章大棍拍打着小腿,在他看来,就是自残,不然怎么解释的通。
刚刚送进来的患者哪里去了?
他们也想知道。
命运操纵师 逝枫幻舞
但这些并不重要,得先救这家伙,也许那位腿断的美女,去上厕所了吧。
街道。
“林凡,你什么时候认识她们的啊?”老张好奇的问道。
林凡道:“很久很久以前了。”
老张想着,一直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他基本都跟林凡在一起,也没见到他跟别人在一起啊。
“是你说的梦境吗?”
他想到林凡跟他说,要去很远的地方。
“嗯,就是那里,我认识的人很多的。”林凡笑着说道。
能够见到小小真的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心情突然好的很,他对小小的感情就跟对老张一样,那是纯粹的友情,绝对没有半点杂质。
“哇,好厉害啊。”
“还行,一直都想带你去的,只是我没有找到办法而已。”
“那你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老张对林凡充满信心,他相信林凡一定能找到办法。
“嗯,好的。”
邪物公鸡跟人参对他们两说的话,总有种迷糊的感觉。
都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玩意。
真心听不懂。
……
黄山,天都峰。
这是一处古山。
天下奇景。
血契冥婚:我的鬼夫君
天都峰是黄山重要山峰之一,与光明顶跟莲花峰称为黄山三大峰,在古老时期,地位斐然。
古称:群仙所都。
也许在那时真的有仙。
“真是挑选地方。”
一位神秘人出现在天都峰山脚下,仰头望去,峰体拔地摩天,险峭俊奇,无路可攀登,宛如真是仙人居所,凡人想要一睹真仙之容,需要翻山越岭,以表心意。
当然。
这些只是传说。
具体情况谁知道。
神秘人腾空而起,朝着峰顶飞去,靠近的时候,整座山峰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磁场之力,形成屏障将神秘人阻挡在外。
“嗯?”
神秘人皱眉。
“雕虫小技,凭此也敢拦我。”
—————
话音刚落。
神秘人一掌拍去,轰隆作响,整座山峰都在震动着,形成的冲击波朝着四周扩散而去,跟天都峰并称的另外两座山峰受到的波及最大。
无数碎石滚落。
足以说明刚刚的力量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神秘人逆转地势,破坏此地的磁场,随后如入无人之地,飞向峰顶。
医妃有毒 天下无颜
天都峰的峰顶平如掌。
也许是许久没有人来到这里,植物生长的很茂盛,没有经过人为的破坏,绽放着难以想象的生机。
神秘人环视一圈,抬手一挥,无形的力量席卷而去,宛如锋利的刀芒似的,将这些散发浓烈绿色生命力的植物全部绞杀的干净。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爺
“魅,别躲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找你们很不容易,本座都已经来了,还想躲到什么时候?”神秘人缓缓开口。
声音不大。
但在山峰上传递着,音波仿佛有穿透性似的,直接渗入地面,一直朝着地底蔓延而去。
片刻后。
没有回音。
神秘人摇摇头,抬手握拳,朝着地面狠狠的轰去,拳劲化作一道长虹,直接将地面砸出巨洞。
长生无量
轰隆声不断。
如果周围有人类生活,还真以为有人在爆破山体呢。
神秘人站在轰开的洞口边缘,目光垂下,漆黑的洞口内飘散着浓浓的灰尘,很黑暗,看不到下面是什么情况。
但他能感觉的到。
他寻找的人就在这下面。
“本座来了。”
神秘人朝着通道内跳去。
……
次日。
十月十七号!
酒店。
仙獄農場 近鄉愁
“老婆,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下。”林凡跟慕青相对而坐,他来这里是跟老婆坦白的,有的事情必须要提前说清楚,否则容易造成误会。
这些都是他在电影里看到的。
女主跟男主在一起,可女主有位前男友,前男友重新追求失败准备出国,希望女主能够跟他出来吃最后一顿晚饭,时间约的是晚上。
男主问她去哪,她随便说个理由,因为她的想法是吃个饭就结束了,没必要说。
最终的结果就是造成误会。
男主偷窥看到,伤心欲绝,远离女主,女主询问,男主却又不说,最终……
林凡看到这些时,陷入深深的沉思。
总感觉这男主的脑袋有点问题,说话又不难,问出来就好,可就是不问,在林凡看来,就好像孩子似的,不如愿就生闷气,问又不说,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当然。
为什么吃饭都要挑选在晚上呢?
也许是晚上的温度比较好吧。
慕青见林凡的表情很严肃,好像是要说什么重要事情似的,她也被搞的有些紧张,好正式的情况,就像是见家长似的。
“怎么了?”慕青微笑问道。
林凡道:“老婆,我有件事情要向你坦白。”
慕青本想说,能有什么事情要向我坦白的,但想想,有点玩心的她,表情顿时严肃道:“你在外面有人了?”
“啊?”林凡急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
看到林凡慌乱的模样,慕青陡然笑了起来,但很快,她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林凡的情况,好像很害怕她误会似的。
她脑海里只有一种想法。
他并不是想闹着玩,才喊自己老婆,而是他真的已经将自己代入到这种情景中了吗?
一时间,慕青心思很乱。
她并不抗拒这种关系,如果以前是抗拒的话,随着接触下来,她知道眼前的林凡是很好的人,善良,真诚,面向阳光,脸上时刻带着笑容。
只是关系发展的有些快。
她短时间内很难彻底接受。
而现在。
她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慢慢习惯这种关系。
“我开玩笑的。”慕青笑着说道。
“吓我一跳。”林凡拍着胸口,随后双手捧着茶杯,感受着水杯的温度,内心稳当许多,“事情是这样的,我昨天遇到了一位好久没见的朋友,她陪伴我很长时间,跟我的关系特别的好。”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凡看了一眼慕青,仿佛是在观察她对这种情况的态度。
“嗯,继续说。”慕青点点头。
“她是女的。”林凡将最关键的情况说出来,这就是致命的一点,他看过很多电影,里面的人都无法接受这一点。
慕青道:“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林凡想着,将慕青跟小小对比着,慕青的容貌跟小小不分伯仲,各有千秋,但要说身材的维度,还是慕青更胜一筹。
“老婆最漂亮。”
“真的?”
“嗯,真的。”
“我跟她谁最重要?”
“你最重要。”
这种问题是最弱智的。
就算咱们的林凡是从青山精神病院出来的,在这种问题面前,那是绝对分得清层次的。
慕青笑了。
任何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赞。
最强谪仙
就算再优秀的女人也不能免俗,只是有的优秀女人面对夸赞毫无波动,那是因为夸的太低端,耳朵都听出老茧,只有新奇的夸赞才能引起注意。
慕青道:“你对她有没有非分之想,我可是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那样,看似纯洁的友谊,其实暗藏着目的。”
“没有,我真的没有,但是她一直想跟我睡觉,可是我已经有你的,我一直都是拒绝的。”
扑哧!
刚喝水的慕青听闻这番话,直接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急忙哪来纸巾擦拭着嘴角。
“没事吧?”林凡急忙问道。
慕青摆手道:“没事,没事。”
她是被林凡这番话给惊住了,前半句没有任何问题,但这后半句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可怕。
想睡他?
这么主动的吗?
“所以说,你跟我说的目的是什么?”慕青问道。
林凡道:“我想让老婆知道,我有这样的朋友,但我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跟她之间是友谊,不会有过分的行为,希望老婆能够相信我。”
慕青眨着眼。
与众不同。
真的是想不到啊。
迎接着林凡期待的目光,慕青微笑道:“好,我相信你。”
“耶,谢谢老婆相信我。”林凡跳起来,抱起慕青打转。
外面。
老张他们站在外面等待着。
“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呢?”
这是老张想知道的一件事情,原本都已经进来了,可是林凡却停顿几秒,然后就让他们站在门外等待着。
邪物公鸡跟人参瞧着老张。
仿佛是在说。
你傻啊。
人家在里面肯定噼里啪啦的啪啪,咱们进去是当围观群众,还是指点人员?
邪物公鸡沉思着。
他终于发现这愚蠢的人类弱点了。
就是好色……
以后举旗造反时,可以从这方面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