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gj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神魔書 血紅-第四百一十七章 聖人駕臨(3)閲讀-y89vm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前往帝都南站的路上,戈尔金滔滔不绝的述说着他过去几年的征战历史。
这家伙,只有乔才知道他的本性。
在图伦港的时候,在那些贵族妇人和小姐面前,戈尔金是忧郁的,是惆怅的,是迷茫的,是忧愁而充满忧伤的,他不多话,但是他的十四行爱情诗,还有他的小提琴等乐器,都颇有功底,很能挑动这些美丽妇人和漂亮小姐们的心弦。
只有和那些图伦港的纨绔子们街头斗殴的时候,戈尔金才会表现出他凶狠如狼的一面。
只有在乔这个弟弟面前,戈尔金才会真正的,将他骨子里的话痨属性,演绎得淋漓尽致。
没错,戈尔金从骨子里,是一个内骚的话痨。
扑面而来的寒风,也无法封上戈尔金的嘴,他滔滔不绝的向乔讲述着他的光辉历史,吹嘘着他在战场上英勇神武的表现。
他在新兵营的时候,如何获取了若干个新兵训练项目的第一。
召喚神兵 夏日易冷
他第一次参战的时候,是如何用一柄战刀,劈下了十几个悍匪的头颅。
他在帝国东疆,和卢西亚帝国的几个附庸王国、公国的精锐交手时,是如何指挥若定的,带着麾下的兄弟们,猛砍猛打,冲垮了二十倍于自身的敌人。
当然,他吹得最多的,还是他在兰茵走廊这大半年来建立的丰功伟绩。
“两个五阶……而且是五阶中极其厉害的那种……甚至,我怀疑他们是得到了狼神庙神力加持的那种变态。”
“这样的两个强者,在狼牙堡,装死人,偷袭我!”
“真是无耻,不要脸,两个打我一个,还装死偷袭……哈哈,乔,看到他们从死人堆里跳出来,突然向我进攻的时候,我都以为,我真的要死了。”
“可是我是谁?我是戈尔金,你的哥哥啊!”
“就在我挨了几刀,中了几剑的那一瞬间……啧,英明不凡的戈尔金,说起来,也真奇怪,我体内,突然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涌了出来。”
戈尔金脸上闪过一抹疑惑,然后,他得意洋洋的继续吹嘘:“我突然实力飙升,我只用了两刀,简简单单的两刀,就干掉了两个资深五阶!”
老公是个GAY! 24k金元宝
乔眯着眼,认真的打量着戈尔金。
*
肉体力量:三千四百七十万磅
异血:契约者——自然契约者,目前契约物:四月菊河(0.01%)(初觉醒阶段)(四月菊河总水量万分之一的力量)
异血天赋:高阶水之掌控,喷泉之体力
*
戈尔金的肉体力量,强得没有天理,完全超出了他正常应有的极限。
对比兰木槿和兰桔梗兄弟,他们应该是超凡五阶的精英模板,其中力量较强的兰桔梗,他服用的东方启源药剂和五阶大沼泽阴影狼药剂,吸收度都和戈尔金差不多,但是兰桔梗,也只有三百九十八万磅的肉体力量!
兰桔梗,几乎是正常的五阶大沼泽阴影狼所能达到的肉体力量的极限。
而戈尔金,他同为服用了五阶大沼泽阴影狼药剂的超凡,他的肉体力量,却是远远超过了兰桔梗,仅仅比注入了冰霜魔熊血脉的大伊凡略弱一点。
这样的力量,是不正常的。
但是大致上,乔知道了戈尔金这股可怕力量的由来。
四月菊河!
这是图伦港北郊,一条被葱茏森林笼罩的小小河流。
四月菊河,因为河道旁野生了无数四月菊而得名。这条小河在图伦港颇为有名,因为一到花期就开满了绚烂的五彩花朵,风景宜人,且僻静无人,时常有那青年男女在河边做点幕天席地的赏心悦目的勾当……
宝贝,乖乖让我爱 小清新.
按照拉普拉希提供的信息,戈尔金居然拥有异血,而且是奇异的‘自然契约者’!
他莫名的契约了四月菊河。
而四月菊河长有将近三百里,河道平均宽达百尺,平均深有三十尺,其总水量的万分之一的重量,大概就是三千万磅出头的水准。
戈尔金觉醒了四月菊河的契约之力,获取了四月菊河万分之一的总水量之力的加持,让他的力量飙升到了三千多万磅,让他在战场上临危反击,斩杀了两位实力达到巅峰的五阶强敌。
只是,按照拉普拉希给出的,自然契约者和某些自然物契约的条件……
“戈尔金,你能否告诉我,你参军之前,你对四月菊河……或者说,你在四月菊河,干了什么?”乔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眼看着前方街道尽头,已经出现了帝都南站钟楼的塔顶,乔终于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参军前?四月菊河?”戈尔金的瞳孔微微放大,然后他有点惆怅、有点忧郁的抬起头来,看着天空的彤云,有点迷茫的问道:“你干嘛问这个?你……听说什么了?”
“好奇嘛……”乔眨巴着眼睛:“我似乎,听说过,一些……四月菊河的南岸,是非常有名的……”
“都是成年的男人,我也不怕说什么……只是,我怕你会羡慕,嫉妒,然后产生深深的……自卑啊,我亲爱的弟弟。”戈尔金昂起头来,带着一丝诗人特有的忧郁,轻声感慨道:“那一天,在我参军的前夜,我在四月菊河的南岸,将我人生最宝贵的物品,赠送给了我的三位诗友!”
“三位青春的,清纯的,可爱的,迷人的……姑娘!她们值得,我将我这辈子仅有的贞-操赠送给她们!”戈尔金幽幽叹道:“乔,你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那种……那种无拘无束,那种好像和整个世界都融为一体的奇妙感觉……在那里,我的人生……”
‘嘭’!
黑森猛地拉开了车窗,恶狠狠的盯着戈尔金:“混蛋,不要教坏你的弟弟……你在参军的前夜,夜不归宿,和三个女人在河边鬼混……你非要将这种混蛋事情,说得这么诗情画意么?”
“戈尔金,是不是太久没挨揍了,你皮痒痒了?”黑森伸出了右拳,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发出‘咔咔咔’的声响,恶狠狠的朝着戈尔金晃了又晃。
戈尔金摊开双手,干巴巴的朝着黑森笑了笑:“哦,不,我只是想要告诫乔,以后千万不要在河边做那种事情……混蛋,蚊子太多了,我的屁股上,被叮了七十六个包!”
‘嘎嘎’!
跟在后面的牙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群威图家族的老人纷纷大笑。
莫說流年不留晴
‘嘿嘿嘿’!
车厢里,大伊凡咧嘴狂笑,笑得两排大牙都露了出来。
乔则是翻了个白眼。
真是好运气啊,戈尔金这个混蛋……他在那一夜,莫名的激发了体内深藏的异血,莫名的就和四月菊河发生了某些奇异的联系。
在战场上,在生死关头,这家伙突然觉醒了那股可怕的力量,一击反杀了强敌!
这家伙的运气!
真是好得不得了……乔甚至以为,萨利安应该将‘好运’这个头衔,赠送给戈尔金才对!
黑森深深的看了一眼戈尔金,然后将脑袋缩了回去,再次重重的关上了车窗。
戈尔金耸了耸肩膀,凑到了乔的身边,朝他低声的嘀咕着:“乔,你已经成年了,有些美妙的、美好的事情,你应该学着去做了……唔,你在帝都,就没有看上一个好姑娘么?”
“当然,这没关系,我能理解,你从小就特别的内向,特别的害羞。”
戈尔金摇摇头,轻声叹息着:“你来帝都也没多久,还卷入了这么多的麻烦里面……你没功夫去琢磨姑娘们的事情,但是有我在,你放心吧!”
“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多认识一些帝都的好姑娘……等我和她们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后,我会将她们的闺蜜,介绍给你的……肯定都是顶呱呱的好姑娘,你放心……唔,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金发?红发?黑发?棕发?”
“蓝眼睛?绿眼睛?灰眼睛?黑眼睛?”
“高个子?矮个子?不高不矮中不溜的个子?”
“大凶的?小凶的?还是比例合适,恰好一手能够掌控的?”
“又或者……”
车窗再次打开,一根手杖从中伸了出来,重重的敲在了戈尔金的脑袋上。黑森威严而严厉的声音响起:“戈尔金,你这个道德败坏的***,不要教坏你的弟弟……你想想,如果你真的带着乔做了什么,等你回家,莉雅会怎么处理你!”
戈尔金张了张嘴,然后朝着乔做了个鬼脸,乖乖的闭上了嘴。
乔眨巴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戈尔金,他微微抬起头来,看向了帝都南边的方向——在帝都的南边,没多远的地方,就是浩浩荡荡的兰茵河。
兰茵河的体量,是四月菊河的多少倍?
千万倍?万亿倍?甚至,更多?
乔干咳了一声,他凑到了戈尔金身边,低声嘟囔道:“戈尔金,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你不觉得,带着几个好诗友,去兰茵河边走一趟,是非常好、非常有诗情画意的事情么?”
强婚:女人别想逃
乔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甚至带着一种不安的骚动。
戈尔金这家伙,如果他真的能够契约兰茵河……他的实力,将达到何等可怕的程度?
如果,他能成功的话。
戈尔金瞪大眼睛,他惊愕的看着乔,偷偷的比了一根大拇指:“棒极了,乔,你的提议,棒极了!”
队伍靠近了帝都南站的站前广场。
一个冷厉的声音远远传来:“那么,用最正确的方式,解决争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