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0q5好文筆的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77章:錦囊妙計-cb59b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对于如何惩处这些名义上的贰臣,崇祯是有些为难的,毕竟仅凭天书所述之内容,便对这些人加以严惩,很有可能导致珉怨沸腾。
人总是对捕风捉影的好事愿意接受,反之,就不那么愿意相信了,尤其是可能让自己掉脑袋的事情。
既能剪除这些败类,又能避免让自己的声誉受损,崇祯可是绞尽脑汁地想到了半夜,这才在田贵妃的催促下就寝。
由于翌日无须上朝,故而可以睡个懒觉,可眼下大仇未报,心事重重的崇祯也没有多大心思睡懒觉。
以东林为首的江南士林抗拒商税多年,令朝廷被迫征收三饷以解边务的燃眉之急,而且还逼反了大量务农的良珉。
若不是那逆子给了自己这本天书,崇祯还仍旧以为东林等团伙仅仅与商贾勾结,不会投敌卖国,作出那些厚颜无耻的事情。
如今一切水落石出,即便这些团伙只是勾结商贾,也是罪不容恕,因为大明因缺乏税银而被东虏所灭是极有可能发生之事。
在廷议时居然公然反对加征商税,可想而知这伙人在私下时会是何等嚣张猖狂了,咒骂自己之举恐怕也不罕见。
当下虽然已然消除了原来驻防在南都各部的隐忧,但仍旧谈不上站稳脚跟,这些贼子就是想要趁自己立足未稳之际,对自己下手。
知晓自己应该趁热打铁,再接再厉,可是具体到采用何种办法,才能达到期望中的效果,崇祯就有些为难了。
若是那逆子在……
那逆子诡计多端,定有比贼子更为歹毒之策!
北边有逆子!
身边有贼子!
崇祯真是觉得自己生不逢时,这是何等的命苦啊~!
皇兄健在时,还有魏忠贤为皇兄分忧解难,等轮到自己治理天下,就变得如此惨淡了。
唉~!
等等!
那逆子不是给自己一本册子么?
惊世大海难 怀旧船长
对了,还有个锦囊!
嗯!
锦囊之中,定藏着那逆子更为阴险毒辣的诡计!
定然如此!
之前跟那逆子赌气,一直没看,如今应该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若是锦囊对贼子无效,定要在信里嘲讽那逆子一顿!
赌气归赌气,册子与锦囊一直带在身边,被小心看管,任何人都不得翻阅。
这里面藏有无数的最高机密,岂是他人所能觊觎甚至窥视的?
想到这里,崇祯立刻拿出锦囊,迫不及待地打开观瞧。
鐵血特種兵
“……嘶……原来如此!”
找到关于处理贼子的那部分内容之后,崇祯急忙大略地浏览了一遍。
上門女婿 霸王別基友
弄懂了那逆子所表达的意思之后,崇祯不由赞叹起来,然后又“遥训”了逆子一顿!
那逆子果然狡诈无比,算是贼子的天敌克星了!
众贼子纵然死不认帐,也万万想不到自己手里有那逆子的锦囊妙计。
专门用来对付这些冥顽不灵、目无君上的乱臣贼子!
猎险者 莫弃END
虽说看起来有些不拘一格,但只要实施时管用便可。
只要能收拾这些乱臣贼子,崇祯现在可以考虑一些有效办法!
之后崇祯又结合眼下发生的实际情况,重新考虑了一番,觉得此法可行,便召见了首辅瞿式耜、次辅高弘图、刑部尚书傅冠、都察院左都御史陈泰来、大理寺卿成德。
異界之道魔龍戰士 刀槍劍戟
就这五个人,不过也足够了,对于审理在押嫌犯之事,没必要扩大讨论范围,不但浪费时间,而且还会泄漏机密。
下达正式命令之前,必须与内阁的两位重臣通气,同时知会三法司的主官一声,免得届时众人手忙脚乱,还领会不了圣意。
崇祯不能拿锦囊里的东西给这些人看,便亲自起草了一份关于审理嫌犯的建议。
这也算是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同时要试探一下在座每个人对此策的态度。
瞿式耜看了内容的第一反应便是有些惊诧,上面所述之策可谓是新颖至极。
这能是陛下想出来的么?
该不会是太子所为吧?
但太子能在千里之外,对南都发生之事未卜先知么?
若是有真有仙力存在的话,说不定还真可以做到!
瞿式耜没有直接表态,看过之后便给了高弘图。
老高头现在以“大明第二忠良”自居!
虽然这“大明第二忠良”是捐款捐出来的……
高弘图活了一把年纪,自然也不是乡下的二傻子。
看到上面的内容便明白了之前瞿式耜露出惊诧与疑惑表情的原因所在。
与其说是陛下冥思苦想出来的,他更愿意相信是北边那位提前透露给其父皇的。
群臣与诸多士子的履历都出自天书,而天书是太子送给皇帝的。
太子知晓东林与商贾的德行,又担心其父皇移驾南都之后继续受欺负。
更重要的是,如果弹压不住士子与商贾的话,会直接影响到每岁供给北廷的巨额钱粮。
故而必须未雨绸缪,给其父皇拿出一个能够收拾贰臣、士子、商贾的法子才行。
这么想的话,一切就合理多了,想来应该如此。
“诸位爱卿以为如何呢?”
等于下三人看完之后,崇祯才开口发问。
“陛下圣明,此法甚为合理,又彰显陛下公允大度之气,臣无异议!”
高弘图首先发言表态,这是皇帝的意思,很有可能也是太子的意思,自己又不傻,怎么可能两头都得罪?
“臣附议次辅所言,并无异议!”
刑部只是羁押犯人,傅冠这个刑部尚书只是配合都察院与大理寺审案罢了,故而也不会出言反对。
“陛下,臣以为此法若是实行,可大大简化审案流程,减少所需时间,可谓是绝妙之策也!”
大理寺卿成德是对这个办法极为赞成的,要不然就算是三法司会审,这么多嫌犯也得把他们累个好歹。
“臣无异议,此法条目清晰,分类明朗,想来定是妥贴非常!”
皇帝这么做就等于是在帮自己减轻负担,都察院左都御史陈泰来也是极为赞同的。
“……臣无异议!”
另外四个人先后表态,作为首辅的瞿式耜也只能从众了。
乍一看此策,觉得很是公平,待仔细想过,却又觉得内藏玄机。
陛下能想出这等浅显易懂兼具厉害非常之策?
瞿式耜是不大相信的,开始怀疑皇帝背后有高人指点了。
若是真有,此人又会是谁呢?
想来想去,内侍应该没这个脑子。
次辅出的主意?
说不定!
有一个名字在瞿式耜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连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再想一遍的话,似乎又觉得由此人献计,便是合情合理之举了。
“既然如此,那三法司便可依以策而审案了!全程无须用刑,朕此番要以理服人!”
“是!”
陈泰来与成德私下对视一眼,心忖:好个以理服人!
这分明是个大坑,就等着嫌犯主动往里跳呢!
那逆子所献的计策妙不妙还不知道,但没人反对此策,倒是让崇祯感觉很是高兴。
臣子们不同意的话,崇祯便打算让其献策了,估计也拿不出甚子好办法来惩治这些嫌犯。
对比之下,那逆子的计策毫无疑问就是眼下所能想到的最好法子了。
简单、高效、可行,而且能够最大程度上的保住皇帝的声誉!
因为无须用刑,嫌犯是否答应计策里的内容全凭自愿!
待此法实施之后,崇祯想要看看,在整个江南一带,谁还敢跟自己作对!
翌日,嫌犯在都察院受审,第一天审理的都是重要犯人,譬如被戴上贰臣头衔的钱谦益等人。
終極校園
由于之前是翰林院掌院,加之东林魁首的身份。另外,崇祯之前特意叮嘱,要给这些人一把椅子可坐,作为足够的尊重,钱谦益便享受到了这个超常的待遇。
“钱谦益,本官问你,你在家中宴请他人之际,可知北廷被围,太子率军御敌?”
都察院左都御史陈泰来是审理这些要犯的主官,两位次官是大理寺卿成德与刑部尚书傅冠,首辅瞿式耜和次辅高弘图旁听。
“……在下知晓!”
钱谦益没料到一上来就要回答这种问题,想来对方也是不怀好意,明显是要拿捏自己之前宴客的把柄。
可说不知晓吧,北都被围早就上报纸了,自己明显是在睁眼说瞎话,这样的证词对自己是非常不利的。
要是说知晓吧,又担心陈泰来这家伙对自己步步紧逼,届时场面会越发的被动,那就不好应付了。
钱谦益心里是打算主动认罪的,只要能保住性命便好。
可是对方这气势汹汹的模样,不像是想要留自己一命啊?
不过由于片刻,还是答应了。先示好对方,来个投石问路再说。
“你可知皇后与太子每餐仅食四菜,大力提倡用餐节俭?”
“……知晓!”
“那又为何如此豪奢铺张?”
“……一来是当日宴请客人数量较多,二来江南皆是如此风气。”
钱谦益知道瞿式耜也是客人中的一位,不过貌似有皇帝的力保,加上忠良的头衔,这会儿就能撇清与自己的关系了。
想来这个问题还会问其他人,自己说随大流也没错,那家富绅不是如此,谁会管北边战火连天之事啊?
要是拿此事为题,那钱谦益只能认栽,毕竟铁证如山,首辅就是证人,还是一个能出卖老师的学生!
“如此说来,想必你家底不薄,方能如此宴客,之前可有收受他人投献之举?”
陈泰来在纸上写了一番,停笔之后,又问了第二个问题,这比前一个要致命得多。
“有!”
“皆为何人?数量几何?”
“不下上百人,所涉田地不下数万亩。均被记录在册,想必已被查抄!”
自家都被厂卫抄没了,钱谦益不信藩子找不着那本能要自己性命的册子。
想必陈泰来是故意如此发问,自己否认便是做了为证,自己承认,便等于认罪了。
“厂卫在你府邸查抄银两甚多,你可有收受他人银两之举?”
“有!与接受投献一致,均被记录在册,或被查抄!”
能被对方抓到证据的事情,钱谦益一律承认,也没法不承认。
“你家财如此之多,而大明与东虏交战已逾二十载,你可有捐资助朝廷抗敌之举?”
“……不曾有!”
钱谦益有点弄明白了,这么问到最后,自己非被定为要被磔示的重犯不可啊!
陈大人不打算给在下一个活命的机会么?
非得把人往死里逼???
“你身为东林魁首,学生众多,人脉甚广,学生参与请愿,你可提前知晓?”
“此举乃是学生私下所为,在下倒是事先不曾知晓!”
再承认下去,自己恐怕就要身首异处了,对于厂卫暂时还没掌握证据的事情,钱谦益就不愿意承认了。
“你可收受商贾所送之好处?”
“……收过!”
通房丫头
“于是便在朝会上为商贾开脱偷逃税款之罪责?”
“在下以为历来如此,若是在下出言想来也无妨,当时并未多加思索。”
“‘多加思索’指何意?”
“……并未考虑到商贾偷逃税款之事!”
“你可知商贾偷逃税款?”
“……知晓,但无凭无证,不敢妄加指责!”
商贾偷逃税款是世人皆知的事情,钱谦益假装不知反而是欲盖弥彰了。
“如此说来,你愿为商贾出力,而在朝会上对抗陛下?”
“在下断不愿对抗陛下,仅为商贾说话。若陛下下旨,在下亦会遵旨!”
总算熬到了认罪的节骨眼,钱谦益已经后脊梁冒汗了,要不然就算是吃亏吃大了。
“若陛下宽宥与你,给予你改过自新之机会,你又该当如何?”
“在下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切断与商贾之往来,再不接受投献,戒掉荤腥,忠于陛下,效命朝廷,以赴国难!”
家产没了,想吃肉都难了,但只要能活下来,这就不算甚子难事了。
陈泰来能如此发问,钱谦益猜测崇祯皇帝似乎并不打算将自己置于死地。
“嗯!带下去吧!”
“……”
啥?
这就完了?
元徵宫词
未免也过于草率了吧?
关于贰臣的事情还没问呢?
这不会被忘了吧?
不再考虑一下了么?
我是打算认罪的啊~!
钱谦益还想说,但陈泰来已经不打算再问下去了,这些已经足够了。
等被带下去之后,钱谦益便开始觉得阮大铖那家伙还真是聪明。
三法司确实可以无须使用贰臣的罪名,便将自己等人给严惩。
如此多的致命问题悉数照实回答的话,想不死都很难啊!
崇祯皇帝给出的审理策略简单高效,那就是问几个问题,然后对犯人的回答内容进行打分。
不承认就得零分,找托词承认得一分,不找托词直接承认得两分,愿意举报他人可得三分。
所有问题得分之和,得分高的一部分可被赦免。对得分不上不下的人加以警告,如有再犯,二罪归一。
得分最低的就是冥顽不灵之徒,视具体情况,多数送去挖矿或交给太子来收拾,极少数可被以儆效尤!
简单不?
简单!
高效不?
高效!
好使不?
好使!
这就足够了,用这个法子,你就是有一百种想法,用一百张嘴说出来,最终也会被划归三类“考生”成绩之中去。
—————
若是考得好,那就可以全身而退!
反之,便是咎由自取了!
对于钱谦益这种比较配合的“考生”,得分自然是比较高的。
具体如何处置,要看其他“考生”的得分情况。
要是其他人都比钱谦益的得分还高,那就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