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eu2精彩絕倫的小說 玉虛天尊討論-第六百一十九章天數鑒賞-kzwhz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教主的话对任鸿冲击很大,但也让他真正明确接下来的目标。
大罗之上更进一步。
任鸿不愿意成为无量劫中的过眼云烟。哪怕教主会陷入沉眠,但修成大道圣境便于混沌鸿蒙留下永恒烙印。
悠悠无数劫,总有归来日。
这一刻,任鸿下定决心。
他不仅想要让自己度过无量劫,更要让自己身边人一起度过。
教主看到任鸿表情,自然猜到他的小心思。
或者说,他任何一位得知无量劫隐秘的徒弟。都不仅仅想着自己,而是打算让自己的门人一起脱劫。
这些徒儿们信心十足,都认为自己可以证道,可以庇护门人。但是……
教主难掩悲叹。
教主只能保全自身,要护持门人太难了。
若非为庇护他人,教主们为何会陷入一次次沉眠的窘境?
他当年的道侣太元圣母正是为庇护上一个量劫的大罗诸仙,用自己的大道圣境作为载体,承担所有无量劫冲击,最终护持几位大罗仙在这个无量劫纪重生。
作为代价,这个无量劫,甚至下个、下下个无量劫,太元圣母都没办法从沉眠中真正苏醒。
同样,当年伏羲女娲为了在上个无量劫保下炎黄二帝等人族精英,伏羲受到致命道伤,甚至在这个无量劫之初,必须和女娲合体才能保持清醒。数千个量劫过去,在这个宇宙纪元,伏羲终于利用“超脱之术”,将自己的道伤彻底斩去。
还有泰皇。同样是上一个无量劫留存到教主,而且是最强大的教主之一。为了保护他的妻子,一位普通的大罗天尊渡劫。他同样受伤,意识昏昏沉沉。每个宇宙纪元都要沉睡几乎一半的时间修养。
“行了,咱们该出去了。”教主不欲言论太多无量劫的事情。提点任鸿后,起身道:“天地劫数终止,下一劫轩辕帝纪开始,有三教围攻昆仑之劫,你要早些准备。”
重生之土著逆襲
教主带任鸿走到玉虚正殿。
太清和上清两位教主率门人赶来。
三位教主坐在殿中央,诸门徒随三位教主而坐。任鸿默默坐在玉清诸仙的席位,左右分别是玉柱道君和纪清媛。
“师兄,你跟老师说了什么?”
看着纪清媛一脸的担忧,任鸿笑着拉起她的手,捏了捏,低声道:“放心,无碍。”
大殿中央,太清教主道:“两位师弟。下一劫,你们有什么安排?”
上清:“如之前商量的一般,就那么进行吧。只是……”他顿了顿,看向玉清教主:“关于天庭,师兄还是不肯让步?”
“全凭门人吧。”玉清教主偏袒门徒,自然不肯将六御之位舍出去:“我那灵寿徒儿修行三千量劫,证玉清真王之位,升南极帝君宝座。便是他让出来,旁人如何坐得?”
“青玄徒儿道行高深,自辟太乙业位,清微道统。未来有望自掌一教,与我等同列。师弟,你哪个门徒要跟他争帝座?”
“至于勾陈……”玉清教主看向任鸿,任鸿面色凛然,挺直腰板。
对面,一群上清妖仙虎视眈眈。但作为伏羲帝子,玉清嫡传,任鸿毫无惧色。
下一个量劫或许两说,但这个量劫我是主角,怕你们作甚?
“师弟,勾陈帝位传自伏羲一脉。你若讨来伏羲帝旨,或者娲皇口谕。为兄让任鸿退位,此后退居玉虚宫,不再外出就是。”
教主三个门徒占据六御之三,玉清气运何其宏大。自然引得上清一脉的不满。上清教主本人倒也罢了,但耐不住门徒撺掇,想要给弟子们争一份机缘。
但正如玉清教主所言。人家三个弟子占据三个位置有理有据。南极和青华二帝是玉清一脉的基本盘,千劫以来代代如此。上清一派抢不了。
至于勾陈,原本按照三清协议。太清不沾因果,上清玉清各取六御之二。奈何任鸿横空出世,断了上清一脉的念想。
原本伏羲帝不在,且伏羲一脉没有传人。上清一家去跟娲皇聊聊,极大概率可以拿到勾陈之位。
奈何任鸿出世,凭借纯粹的伏羲血脉,导致娲皇偏向,玉清袒护。上清一派连争夺的立场都没有。
上清教主不悦:“既然这三个不能争,那就换别的。”
呆萌悍妞
“别的?”玉清转念一想,醒悟道:“师弟盯上玉皇之位了?”
紫微星主之位,按照当年协议,原本就给上清派。后土宝座在后土大神亲临后,上清派没人敢去争。那么,上清派的真正目的,恐怕只有六御之首,被任鸿架空的玉皇大天尊了。
任鸿露出玩味笑容,扫视对面上清天尊们。
达尔文的阴谋 (美)约翰·丹顿
坐昊天之位,上清派有几人有这个资格?
太清教主原本老神在在让两个师弟交流,但现在他突然睁开眼:“灵宝你要争‘玉皇’。你要知道,玉皇帝君还在,他已经准备下场。你现在提出这话,他那边不好交代。”
————
玉皇帝君,乃百劫之前诞生的大罗天尊。他的来历和“天皇”类似,皆是宇宙天道所化。那一劫,他由天道化生,原打算压服三清,证无上大道。
奈何三位教主神通盖世,断了他的教主之路。不过玉皇当机立断,拜入玉清门下,以残留天道本源凝聚大罗道果。
接下来数劫,这位玉皇帝君时常染指天帝宝座,闹得天下鸡犬不宁。甚至有几次在宇宙内达到教主领域。
再嫁,薄情後夫別玩我
这一劫,众位教主对“天皇”颇为忌讳。很大程度上就是有了玉皇帝君这个前车之鉴。
他们宁可让“天皇”成为下一个玉皇帝君、大罗天尊。也不乐意让“天皇”真正证道,成为跟他们平起平坐的教主。
这等天道之灵性格霸道,只要在宇宙内合道,占据上风后,就会打压各路教主,逼迫他们让步。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教主,和合道而来的大罗天尊,差距不可以毫厘计。
上清教主:“师兄,我自然知道此事对玉皇不公。但二师兄占据六御之三,我家仅仅占据一位。岂非太不公了?”
太清教主张口,正要再度劝说,突然玉清教主拍板:“可以。这一劫你跟玉皇争,我不插手。”
玉皇帝君整天盘算着‘身合天道’,真正跨入教主级。虽然他也在玉清境修行,但教主早就厌了。
趁此机会敲打一下,让他老实几分,教主喜闻乐见。
上清教主:“只要二师兄不插手,那就够了。”
以他上清派的势力,还压不住区区一个玉皇帝君?
“当然,也有条件。希望师弟在另一件事上做出让步。”
“什么?”
“我这小徒儿刚刚入门不久,他创出道业体系,师弟你也晓得。我有意让这个体系在下一劫继续运行。”
上清教主扭头看向任鸿。
在他眼中,道业体系一重重演化,直到最后一重的天道境。
教主暗忖:“这个体系有师兄的天道痕迹,但更多是太元圣母的九重道天法……不过旧体系已经沿用无数劫,换一个新体系也无妨。”
于是,上清教主欣然应诺。
两位教主没有大的矛盾,很快将仙道内部的利益置换搞定。
接下来,玉清教主命广成子去门口打开宫门,请各路天尊入席商讨下一劫事宜。
……
很快,玉清境人满为患。
紫光夫人、西王母等散圣大能,农皇烈山氏这尊人族大圣帝以及佛宗的诸位佛祖。
驻守人间的长生道人、后土娘娘……甚至血河老人都弄出一尊化身。
当然,焦顼也从人间赶回。
无数位大罗天尊齐聚一堂,他们身后演化大罗天境,重重道天玄光在玉虚宫伸展,宛如数不尽的浮黎世界演绎各自大道。
“这些大罗天尊,便是这个无量劫修行而来的精锐吗?就是不知道,这个无量劫中又有几人可以跨入教主层次。”
他这些年修行,也清楚前几个宇宙劫纪的往事。好几个宇宙劫,连一位大罗天尊都诞生不了。甚至好些大罗天尊,都是横跨数个宇宙劫反复证道,才最终跨入真正的大罗门户。
这一点,更让任鸿和焦顼感到压力。
他们俩新人到底能不能一世证道,就看接下来的奋斗了。
……
看着大罗天尊齐聚一堂,玉清教主满意一笑。
嗯,还是少了几个。老烛龙没来,娲皇没露面,不过无伤大雅。
玉清教主敲击如意,朗声道:“本宇宙劫定十二纪元,取十二地支之数。”
“天成于子,地生于丑,寅时生万神,卯时泰皇治世,辰时娲皇造人,巳时太昊帝纪,午时神农天下,未时轩辕帝纪……”
本宇宙十二劫,真正属于人族的,只有三个帝纪,又被称为人族三皇纪。
“神农时代已经终结,按照我辈昔年之约,该轩辕天下,七世传承。此后天数蒙蔽一纪,各族争夺气运,以待末日浩劫。”
农皇不言语,他身后几位人族大能露出黯然之色。昊英氏愤愤不平,但在几位同伴拉扯下没有跳出来。
这位又蹦出来了?果然前番太初杀他,仅仅损了元神,无损大罗本相?
任鸿好奇看着昊英氏。
如今他们之间可没啥恩怨,甚至可以说,他俩同为伏羲一脉,还是未来的盟友。
昊英氏坐下来,忍着怒气。察觉任鸿看向自己,收敛几分情绪,对他点点头。
在这个宇宙劫纪,人族共有三次大兴,如今已经度过两次,只剩轩辕帝纪一次。如果不能设法补救,在下一个劫运中失去先手,恐怕会有人族倾覆之厄。
姬辰作为轩辕大帝,亦感受到压力。这个宇宙劫纪因为“天皇作乱”,导致人族失去许多机会,至今还未曾恢复太昊帝纪时期的巅峰。
“为防天孽作乱,我辈需商定天命,以防不测。”教主:“轩辕帝纪,合该姬辰转世人间,开辟火云洞,供养人族列圣。”
姬辰没有直接开口,而是看向农皇:“皇兄意下如何?”
如今伏羲帝不在,人族全靠炎黄二帝支撑。
“可。”农皇:“你随后转世轮回,我下界开辟火云洞,带着人族先贤隐居,护持人族薪火。”
他目光扫了一圈,诸位人族大罗纷纷应诺。就连无当圣母和弇妃,也答应斩出化身,以古皇之尊为人族镇守气运。
“此外,我仙道遭逢神仙杀劫,共计七次,当与人间七世转折相合。”
教主仪态从容,但口吻却不容众人质疑。
“第一劫,逐鹿之战。定轩辕之基,人族万世道统。此乃仙巫之战,后土娘娘大开巫教魔神道统,与我仙道争锋。”
教主话音一落,下方诸仙议论纷纷。
虽然早前有所耳闻,但教主真正挑破这件事,仍让众仙为之一惊。
任鸿在人间多年,自然知晓后土娘娘心中沟壑万千,有大气魄,大计划,倒不意外。
长生道人真身驻守人间,仅仅是一尊化身上玉清境。这位地仙之祖惊讶道:“这一劫我仙道不会再设魔统,化作仙家劫数?”
玉清教主摇头:“我辈三清仙道参悟元神,而后土娘娘的魔神体系专注肉身修业。此乃道统理念之争,再无需魔祖出面。”
血河老人呵呵冷笑。此刻的他,称呼为幽冥血海老祖更佳。
没错,下一劫自己不用再开魔道对付三清。但是我化身奢比尸,到时候在巫教中留下魔门一脉,照样可以跟你们一较高下。
后土娘娘笑面盈盈:“多谢三位教主看得起本宫,请本宫下场参与这次的宇宙劫纪。”
天吴愁眉苦脸,心中把三位教主骂个底朝天。
凤皇、祖龙等大神也露出异样神情。
谁不知后土娘娘和娲皇不合。自打娲皇拉着泰皇、羲皇组成神族三皇集团出道,后土娘娘已经多劫不曾下场。
她下来一次,就要被三皇压一次。
难得这次泰皇陨落、羲皇出局,娲皇隐居,后土娘娘马上跳出来建立巫教。摆明是趁三皇势弱,要借机拉出自己的基本盘。日后正大光明跟三皇抗争,不用每劫都憋在天外混沌看戏。
西王母心中转了几个弯,小心翼翼问:“姐姐避世无数劫,这次开创巫教,不知有何计划?”
“没什么计划,就是拉些同伴经营巫教,传下众生蜕变神魔之法。方便咱们神族保留元气。不然,这天下的古神都修仙去了。”后土美眸扫视诸神,话语毫不客气。
娘子請聽話 邌殤
神农时代,转世古神全部转入仙道。这一点让她十分不满。
西王母面色尴尬,祝融嘿嘿傻笑,斗姥娘娘抬头望天,没人敢反驳后土。
毕竟后土娘娘是古老无量劫留存下来的教主。论资排辈恐怕还在三清之中的灵宝大天尊之前。
好嘛!
在古神三皇隐去后,直接开始夺取神族基本盘了?
西王母欲言又止,她作为古神一脉的大统领之一,不希望后土娘娘这时候拆三皇的台。只是……
想到自己和三清交易,她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罢了,后土跟三清有交易,我也有,姑且等娲皇归来再做计较。
后土继续道:“虽说轩辕出世,万道辟易。但神农一脉残留族人尚在人间,两者要有一场争斗。”
“当然,此劫早有定数。无非是轩辕大兴,九黎覆灭,了断烈山遗泽。”
她残酷说出未来天数,农皇和几位神农一脉的大罗天尊神色黯然。
“这就是报应啊!”
任鸿虽然不言语,但心中不自觉想到当年烈山一族打压风氏。昊英氏也想到此,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当年烈山一脉如何坑太昊家,如今轩辕家就有样学样报复回来。
遥想当年,风氏还有他们天皇阁撑腰。如今神农家可没啥人了。
姬辰看到农皇神情,默默传音保证,自己定会小心收敛,平等对待烈山遗族。
最终,农皇点头。
玉清教主和后土娘娘定下七世第一劫,得到炎黄二帝认可后,又提及第二劫。
“因为神农帝纪人族气运不稳,轩辕帝可在人间多留些日子。你这一脉的圣皇也能多担待些,让禹王晚点降世。”
不远处,三位大神同时抬头。此三神乃人族尧舜禹三帝。是千劫之前由伏羲点化,神农扶持,轩辕培养而来的人族圣皇。他们三人不仅是人族圣皇,更夺取三元大道,成就天地水三官之位,把持仙道乃至神族的一部分权柄。
姬辰迟疑问:”教主的意思?”
“轩辕七世的第二世,就让禹王来吧。陆水之争,让禹王彻底解决人间残留的洪水道劫。老龙王,你们龙族若有不孝子孙,可以扔出来应劫。”
祖龙面无表情,缓缓点头。
陆水之争?这又是玉清教主的阴谋,要趁此收拢四海权柄归于天庭吧?
姬辰想到了什么,默默跟玉清教主商量。得到教主满意答复后,应下这一世劫。
他们的交易很简单。当第二劫过去,禹王功德圆满后,可化水官洞阴大帝统摄万水。四海龙族名义上归禹王,也就是归入人族掌控。
“至于第三劫……”玉清教主顿了顿,他看到好些古神露出的表情,甚至后土娘娘直接拍手叫好。
“元始,你不好说,本宫来。第三劫就是封神,三教围攻你们玉清一家。这次的三教,除却本宫的巫教,西方的佛教外,你们打算用人道一教还是——”
“还是我的截教。”上清教主摇身一变,原本的玄青色道袍外披着一件大红鹤氅:“下一劫贫道再开截教吧。”
所以,又要用通天教主那个外道身份喽?
后土转向太清:“你呢?还是阐教大老爷?”
“下一劫,老道暂不立教。”太清教主一副高深莫测之态:“三教围攻玉清,老道不掺和。”
这老头下一劫不打算跟火云洞眉来眼去了?
后土娘娘大奇,炎黄二帝也很诧异。
多少次量劫的定数剧情了,老君这次不打算下场?还是说,跟老二打老三可以,跟老三打老二不行?
偏心也不带这样的啊。你一碗水端不平,不怕三清内讧?
诸圣隐约觉得三清背后另有隐情,一个个提高警惕。
女娲娘娘暗中观察玉虚宫协商天数的进程,心下冷笑:老君不下场?怕是三清早就商量妥当,这次不打算玩什么阐截两教,而是要同归于尽呢!两教覆灭,再让老君一气化三清,开辟道教,做他的太上教主。届时三家合流,都归入太清门下。他不是不掺和,而是要大大的出手。
你们当朕傻么!那么好糊弄?
哼!下一劫,你们三清家不把天庭神位填满,就别打算完劫!
娲皇定下心思,继续观察。
玉清教主接着定第四劫:
“第四世在两汉之末,诸仙下界以应杀伐。”犹豫下,教主又道:“彼时人间佛门大兴。西方两位道友该有一次兴盛。再接下来,便是你们的西游大计。这并非我仙道的神仙杀劫,两位稍后再行商讨。”
那两位教主一个面色疾苦,一个面色慈和,纷纷点头应诺。
接下来,玉清教主又把接下来的三重劫数定下。
然后又把零碎一些小事确定,最终拍板。
“大体流程如此,到时候如何下棋,全凭各自手段。”
“眼下,我们下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