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sp7優秀都市言情 代號候鳥-第十一章 一條紅線分享-nieal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赵征远当机立断,让李安平去监视离他们最近的住在西城,又掌握了确切门牌号的那名疑似特务,他去通知公安局。
李安平想都没想就走了,他并不知道赵征远要让公安局的人相信他所说的,就得公开自己的身份。
他的情形又不同于通知公安局抓吕杰的那名地下工作人员,吕杰当时已经被全国通缉,有画像、有外貌特征描述可以对照。
剑魄天方 极夜之舞
而这次,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理发师”还是其他四人的身份,公安局很难听信他的一面之词。
“理发师”虽然还在被通缉,但却没有任何对他的特征描述,除了说他擅长使用剃刀作为杀人武器外。
李安平偏偏又没有找出“理发师”的确切住址。
凤唳九天 晓云
去小派出所没太大意义,赵征远径直去了市公安局。
令赵征远大失所望的是,值班的公安记录下赵征远所说的情况和他的姓名、工作单位、住址等情况,无论赵征远怎么表明自己是地下党,这名公安只是一再告诉他这么大的事情只能记录下来,要等第二天上班时间请示领导。
重生追光者
赵征远要他立即出警,去西城绒线胡同抓人,但这名公安严肃地告诉他这里是市局,他得去找绒线胡同片区的派出所报警。
赵征远气得差点和这名值班公安动起手来。
此时,他更加担心的还是李安平,他怕徒弟不冷静贸然出手而发生什么意外。
赵征远估摸了一下,再在这里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先去绒线胡同找到李安平,把他叫回家,明天他再来市公安局。
李安平一直盯着绒线胡同那位特务,特务屋里亮着灯,说明他在家,尽管赵征远去叫的公安还没来,他也不着急。
赵征远看见李安平并没有行动,悬着的心放下了。
他让李安平先回家,下班后,他先去市公安局看事情进展,李安平继续盯着绒线胡同这人。
“为什么现在不冲进去把他抓起来?还等什么明天啊?明天他们早收到‘理发师’的情报逃掉了。”
李安平也知道自己打草惊蛇了,这些特务在身份暴露的情况下,不可能傻待在原地等着被抓。
何况自己无法联系到上线,根本无法证明自己身份。
表小姐 吱吱
“你以为我不担心这点?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就是特务?凭我们说吗?我们是谁?”
明明已经发现了特务的踪迹,却因为联系不到上线,赵征远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口说无凭,他还在盘算明天如何应对市公安局。
李安平也愣住了,现在既不是抗日战争时期,也不是国民党统治时期,他可以直接用枪干掉这五人。
现在是新中国,万事都要讲证据,他李安平可以说自己是地下党员,对方是国民党特务;对方也可以说自己是地下党员,他李安平是国民党特务。
唯一能证明他们身份的方法就是通过赵征远的上线,可他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消失了一般。
李安平心里愤愤不平,他早已摩拳擦掌等着大干一场,不想只能这样干看着。
看着正咬牙切齿的李安平,赵征远又道:“虽然惊动了他们,但未必只是坏事。明天晚上你接着来这里监视,如果他们心虚跑了,我们就更有理由让公安局查他们的来往的记录。你虽然没看清他们中任何一人的长相,但澡堂子的人总认得他们吧。”
李安平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如果这几人跑了,公安局的人更容易相信他们就是特务,就会去找清华池的人询问。
像他们这样的常客,清华池的人不可能不记得长相。这样一来,公安局就可以签发通缉令,即便抓不到他们,他们也不敢公开露面。
第二天,李安平下班回家很快的扒了几口饭,等天黑下来就去了绒线胡同。今晚,他要监视的人似乎不在家,房间一直是漆黑的。
枪长 叶听雨
李安平甚至将耳朵都竖起来了,但仍然没有听到一点点声音。
“到底是怎么了?”
“难不成,他们真的闻风而逃了?”
李安平焦急地等待赵征远能带着公安局的人过来,可眼下的情况似乎很不妙。
夜越来越深了,也不知道自己师傅那里怎么样了?就这么空等下去也没意义,李安平摸到房子背后,把耳朵贴在墙上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声响。他悄悄地摸回到大门,用万能 钥匙打开大门,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
黑暗中他依稀能看出房间虽然有点乱,还有点脏衣服的酸臭味,但不像有人收拾东西搬走了。
没有月光,外面漆黑一片,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不敢点上灯。李安平的眼睛虽然已经适应了黑暗,但要想在这样的环境下翻找到有用的东西不太可能。
既然这人并没有逃走,还是出去等他回来。
李安平伸手去拉门,却见门右边的矮柜上有一小团白色的东西,他轻轻捏了一下,是被揉在一起的纸团。
他略一犹豫,这纸团看起来是在进门或者出门时随手揉了放在这里的。
李安平顾不上想太多,他拿过纸,拉开门出去了。
纸团里会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信息?
街上没有路灯,李安平看见较远的一处亮着一盏油灯,似乎是什么店铺招揽客人用的。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快速走到油灯下,展开纸,纸上写着:“锦新街五十四号楼二单元一○一室”,这行字又被画上了一条红线。
锦新街五十四号楼二单元一○一室?这不就是赵征远家吗?
李安平忽觉一阵寒意凉透背脊,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按昨天的计划,赵征远今天下班后去市公安局,无论他是否说动了公安局,他也该早来这里找自己。
可是赵征远到现在都没出现,而这张纸上又写着他家的地址,还有一道红杠。
李安平越想越害怕,他拔腿狂奔……
李安平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赵征远的住所,门虚掩着,没有开灯。
他慌忙推开门,一股血腥味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