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sg7火熱連載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討論-第501章神氣什麼展示-o3qw5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元旦过后,虽然又上映了一系列的新片,有《极限挑战之皇家宝藏》这样备受瞩目的综艺电影,也有《功夫熊猫3》、《星球大战7》这样的好莱坞大片,不过都没有对《心花路放》的贺岁档冠军造成任何威胁。
近十五亿的票房,《心花路放》为未来影业拿下了又一个贺岁档票房冠军,也位列年度票房第四位。
前夫,高攀不起
而贺岁档的其他电影,《老炮儿》虽然口碑不错,不过票房还是没能突破十亿大关,刚刚九亿出头。
这片子也没有什么女性观众去看,除了两位小鲜肉的粉丝们,毕竟就是一部男人戏,唯一的女主角能让观众记住的戏份,也就推车那一场了,女性观众不可能会感兴趣。
《老炮儿》的上映历程,可是经历了从天堂跌落人间,第二周票房的走势一度让黄忠军和马小刚看到了反超的希望,可是没想到也就是昙花一现罢了。
而且,最终距离十亿大关还是差了最后一部。
《叶问3》最终只拿到八亿票房,虽然对于一部动作电影来说,已经是创纪录的大卖了。
不过,放映后期也被总局查证有虚假票房和自购票房,背后为《叶问3》筹集资金的苏宁旗下苏宁众筹和快路集团两大公司全部卷进去了。
互联网+电影+金融,把电影包装成证券的模式宣告失败。
又是一宗票房造假的消息,不过这次不像《捉妖记》那么简单,背后涉及的东西太多,光网络小贷平台就涉及了几十家,据说有30万散户投资人受损。
反正事情没搞清楚,没个结果,《叶问3》也没有《捉妖记》火爆,闹得还没有《捉妖记》票房注水大。
不过,对行业来说,影响就比网上的动静大多了。
一部热门电影,包装成证券去融资,一层一层下去,轻而易举地从散户们手里融到了十多亿资金。
不对,是去骗,去偷,去抢!
现在业内传闻,《叶问3》通过几十个P2P、贷款公司、理财公司,涉及的金额高达百亿。
哪怕没有传闻的那么多,就算只有二三十亿,也是一笔巨额的数字了。
之前,公司里也有人建议李谦参考这个模式,就凭《鬼吹灯》这种项目,稍微大胆一点,撬动五十亿资金完全没问题。
不过这次《叶问3》、快路、苏宁被调查,就没人再提这个事了。
——————
连智付宝之前搞的一个电影理财产品,他们也赶紧停掉了。
资本市场是疯狂的,之前行业内从没有人想过电影还能这么搞。
一部电影,一层一层地融资下去,原本就值两三个亿,层层下来滚到了几十亿。
外界资本们,也好好地给影视公司们上了一课。
李谦也被他们给上了一课,说实话这太疯狂了,30万投资人的钱啊。
不过也再次看清了这些涌入到电影行业的,资本家的嘴脸。
妳是我遲到的時光
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过这种互联网+电影+基金的模式,刚兴起就结束了,没有人敢顶风作案,投资人也不是傻子,例子就摆在眼前呢,再上当那真是没救了。
行业估计能清净一下,稍微干净一点。
不过也仅仅是好一点点罢了,邓朝自导自演的《分手大师》在一片骂声中拿下了七亿票房。
作为跨行的导演,拍了这么一部烂片,邓朝理所应当地再度承担了所有的吐槽声和骂声。
不过,好运的是,还没被骂几天,另一部大烂片《极限挑战之皇家宝藏》上映了。
又是综艺电影,也理所应当地被全网喷,不管是专业电影人、专业影评人、媒体还是观众,就没有什么好话。
作为高口碑的综艺节目,又有黄博、孙宏磊这样演技精湛,同时口碑有好的演员,本来观众还是报以期待的,希望这不像之前的综艺电影那样只是为了圈钱。
可是,还是让观众失望了,都一个鸟样。
无厘头的撒币剧情,六人被雷劈了穿越到了16世纪的明朝,估计编剧看多了奇点小说,连穿越的方式都雷同,千篇一律的被雷劈,就不能改成渣土车撞的?
大概的剧情就是,六位主演在大明不愿意给公主侍寝,王讯失手沙雕了皇帝。
皇帝,就这么被一个现代中年人给杀死了,要这样的话,行刺也太简单了,荆轲看了都会流泪,他杀个皇帝怎么就那么难。
后来一行人在雷击下又穿越回了现代,一样的地方,不一样的境遇,还是在《极限挑战》的拍摄现场,可是全部都已经物是人非,导演不是原来的导演,真人秀节目的主角也不再是他们,身份证上的名字已经易主。
原来是因为明朝的皇帝在错误的时间驾崩,时间已不再是他们原来的时间,造成了蝴蝶效应,改变了历史,六个人已经变成了黑户。
接下来就回归综艺节目了,为了找回身份,他们决定用明帝给他们的“圣火令”去寻找皇家宝藏。
做任务赢宝藏?
没错,就是这个剧情。
而这些任务每过一关就注定要失去一位好兄弟,他们都做出了各自的选择,最后黄博放弃了江山美人只为了能寻回昔日的兄弟,卖了一波兄弟之情。
可惜,没有人感动。
熔鼎記
燃燒的海
看完就一个字,尬。
如果要多加一个字,那就是滚!
全网喷,即便是综艺节目的忠实粉丝也一样在喷。
和《爸爸去哪了》上映时一样,到处都在骂。
不过人家好歹还有点票房,这片子连票房都没有,将将破亿。
作为国产电影的代表,《极限挑战》被同期的《功夫熊猫》、《星球大战7》完虐。
国产电影垃圾,这几个字又再度频繁出现。
也怪不得观众骂,不骂都不行。
……
春节前,国家文联和电影家协会召开对外研讨会,再次讨论综艺电影。
这次会议,主要是电影节协会主办,与会的也大多是业内的知名导演。
马小刚、程凯哥、黄剑辛、何坪、李绍红等人,还有前八一厂明厂长,电影局张局长等人坐镇。
李谦也来了,反正这次研讨会就是批判大会,批评综艺电影。
虽然主角是导演们,不过开头肯定作为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的电影局张局长讲话。
台上的领导和众位名导齐坐一堂,台下也坐着众多电影工作者、影视公司制片人、媒体们。
在座的导演按资历来说,应该是黄剑辛第一个说,毕竟资格老,咖位大,不过好多年不做导演了,程凯哥就先起头了。
程凯哥一副老干部的模样,施施然开口了,“其实啊,综艺电影,不管是《爸爸去哪了》还是《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这些,不论拍电影的目的如何,外界对他有何总评论,首先我们应该明确,他们是不是电影!”
好家伙,一顶帽子扣下来,直接把综艺电影贬出电影的行业了。
李谦和其他人纷纷侧目不已,凯哥看来火气不小,估计也是被刺激到了。
暑假他的《道士下山》票房扑街了,而且观众最津津乐道的还是范炜和林志灵这档美女与野兽组合的船戏。
自己精心拍摄的电影扑街了,票房口碑一个都没捞到,反而别人的综艺电影还有大卖的。
台下的业内人士和媒体们也是一阵阵骚动和交头接耳,不过程凯哥还是慢条斯理地自顾自说着,“究其根本,从核心认知观念上来看,综艺电影是从“营销学”出发的,而非“电影学”
综艺电影是通过明星效应和节目余热的吸金,是市场营销的产物,而非电影创作,所以不能把这一类的电影看过一个新的类型,这违背了电影本体的创新……”
程凯哥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虽然语气平和,表情看样子也不生气,但是这些话里那可是一句比一句言重。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
“我完全同意程导所说!”
马小刚表示俺也一样,他的话倒没有那么多,只说一句。
“还记得在《奔跑吧兄弟》上映大卖的时候,米粒坚知名度最高的娱乐媒体《芝加哥太阳报》是这样评论的:
在华国,大量的电视观众愿意为这些节目的电影版买账,但是如果走到海外市场,这些电影最终的结果就是贻笑大方。”
言下之意,丢人都丢到太平洋对面去了。
李谦突然发现,马小刚最近特别喜欢引用用外国人的话,包括之前吊丝二词引发的热议,他也用的是和一个外国人的聊天。
不过,研讨会嘛,肯定会有反驳的,台下一位记者就开口了。
“我不同意二位导演的看法,存在即是合理,既然综艺电影能够上大银幕播放,又有众多观众愿意为之买单,对观众而言,他们没有太高的艺术追求,去电影只是为了放松一下而已。
如果因为综艺电影烂,就把它剔除出电影的行列,那是不是所有烂片都不能算电影了,综艺电影的成功不是偶然性,自有它的受众人群!”
存在即是合理,说烂了的一句话了。
程凯哥学院派资历老又是副主席,马小刚也是协会副主席,接下来就到李谦了。
血國風雲 帷間客
他笑笑道,“存在即是合理,这句话我听过无数遍,那么在这里我想问一句,如果我在这给你一巴掌,事情发生了,我打人的事是已经发生的既定事实,是存在的,那么他合理吗?”
刚才那人不吭声了,难不成自己挨揍还成合理的了,虽然挺想让李谦揍一顿的,那就发了。
“当然,当众殴打记者这种事,我肯定是干不来的。”
这话一出,有记性好的纷纷看向马小刚,这事他当年在发布会上就差点当众干出来了,只不过被拦住了。
马小刚脸一黑,不过想起在口头上也没占过李谦的便宜,也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吭声。
“呵呵,开个玩笑,咱们接着讨论。”李谦打了个哈哈,说道,“现在网络发达,我们在电脑、手机上可以随时随地地看电影,这些电影在手机上观看,那他难道就不叫电影了吗?
同理,综艺节目放在大银幕放映,就可以说这是电影?实际上总局通过这些综艺电影的许可上,注明的都是纪录片,并非故事片,当然,任何一个纪录片导演都会对此嗤之以鼻。”
其实,光电有时候松的很,有时候又紧的要死。
没有敏感事件的时候,你怎么搞都行,这些综艺电影不是故事片,拿不到故事片许可,光电就给了纪录片许可,反正就是不卡你。
综艺电影大卖就算了,还是作为纪录片大卖的,离谱不离谱。
要说这方面,光电就有责任。
李谦这话一出,就有人建议严格审核综艺电影。
反正是批判会,轮流批评就完事了。
李谦还算好的,没说什么太严重的话,其他人就不一样了,有多严重就说多严重。
不过,大体上光电是不可能卡综艺电影的上映的,除了敏感话题,其他光电什么都不卡,你就是把摄影机扛肩上,在街上走90分钟,把这90分钟的内容一刀不剪地送去审核,说不定都能拿到放映许可。
都市之齊天大聖
这也是纪录片嘛。
研讨会结束,除了批判一番,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离开会场,刚走到门口,又被一群记者给逮住了。
难得出现在公众场合,这些记者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当然追问的不是研讨会的内容。
“李导,请问外界传言您的新片剧本被毙,是否属实?”
“李导,您的新片究竟是什么类型才会不过审呢?”
“李导是不是要重归民生现实题材,是不是面临很大的阻力?”
……
只有我還在 菀笑笑
面对记者们一个劲地追问,李谦还是小小地透露了一点。
“新电影大概是一个情感、励志的故事,还有些离奇,剧本还未完成,也没有正式送审。”
我不是你的主角
就说这么多,其他的依然是一问三不知,应付一下李谦也不搭理他们了,让安保人员把他们隔开。
正要离开,身后传来一道有些讨厌的声音。
马小刚和何坪也出来了,他阴阳怪气地道,“哟,李导还是这么受欢迎啊,你看这些记者这么期待你的新电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拍出来,能不能拍出来呢。”
李谦呵呵一笑,“有劳马导关心了,看马导心情挺好的,果真让我说中了吧,老流氓真是演绝了,还拿了金马影帝,要我说马导也不用拍电影了,专门去拍戏,演老流氓,没有谁比你更合适了。”
穿越兽人之美好生活
“你…….”
落色晴天 魚兒蘇蘇
拿下金马影帝本来是很高兴和自豪的事,可是从李谦口中说出来,马小刚只觉得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这下算是理解王朗面对诸葛亮的心情了。
“马导还有事吗?”李谦很热情地问道
“电影被毙了,看你神气什么!”马小刚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望着马小刚气冲冲的步伐,李谦耸耸肩,笑了笑。
不过,前脚刚踏出去,又被人给叫住了,是电影局张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