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9kr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二十章.四面千手-kqs97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惧留孙脸色阴沉的可怕,目光阴桀的看着陆植。
“帝君却是无礼,吾奉我佛如来法旨,前来引导天命取经人西行拜佛求经,自有使命在身,帝君莫非还想强行将吾封禁于灵山之中?!”
陆植淡淡道:“按理来说,朕与惧留孙佛合该精诚合作,共同引导完成这场西行大业,但是..”
“惧留孙佛你私心太重,一再自行其事,诸事皆刻意隐瞒朕,这也就罢了,若是你能一力承担下引导之责,朕也没那心思与你争什么。”
“可惧留孙佛你却一再因私心误事,你那弟子前来引导孙悟空,却是仗势欺人,对孙悟空无端侮辱为难,以至于咎由自取,酿成惨剧。”
“而惧留孙佛你更是护短蛮横,不问缘由,便要对孙悟空出手…在朕看来,你却是已经不适合承担这份引导之责了。”
“朕奉劝惧留孙佛一句,你如今怕是已经魔障深重,难以自拔了,不若便回返灵山,修身养性,清净修行上个百年,或可消弭魔障,否则的话,待到不可回头之时,可就悔之晚矣了!”
话已至此,惧留孙冷笑不已:“若是吾不依呢?”
陆植抬头看了惧留孙一眼,面色如常道:“那朕也就只能亲自将惧留孙佛送归灵山,请如来佛祖亲自为惧留孙佛诵经讲义,消除戾气了。”
好胆!惧留孙深深的看了陆植一眼。
没想到,千年过去,陆植这个他眼中的后辈,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了吗?
曾几何时,陆植在他眼中,不过只是一个后学末进的后辈罢了,如今却已经是那天庭的真武大帝,更是与自己成了对手,甚至步步紧逼,逼迫得他如此被动。
但想他惧留孙从上古之时,便已经拜入了阐教元始天尊的门下,百万年的时光积累,又岂是陆植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子可以比拟的?!
法醫林非之奪心 Dr苦手
“帝君如此咄咄逼人,莫非以为吾真的软弱可欺?!既如此,那吾便领教领教,帝君之神通!”
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然是彻底激发,陆植都已经逼迫到如此地步了,惧留孙又怎可能再退避?
既然如此的话,那便手底下见真章吧!
他倒要看看,陆植究竟是从哪来的自信,敢于挑战他?!
“也罢,朕也想看一看,惧留孙佛不惜叛出玄门,投靠西方,学到的西方法门究竟有何玄妙。”
末了,陆植还不忘了刺惧留孙一句。
不过对惧留孙来说,陆植的讽刺也根本就不痛不痒,毕竟早在他当初决定随燃灯一同投往西方之时,便已经有过打算了。
反正如今诸位圣人皆已经离开了洪荒天地,去往天外混沌中开辟了道场,三教都已经解散,他也不必再有多大的担忧了,最多也就是被人背后骂几句罢了,根本不痛不痒的。
“如今三教都已经解散,昔日之事,又何必再提及什么?帝君且见识见识,吾之捆仙绳吧!”
虽说惧留孙本身并不在意投靠西方之事就是了,但是陆植若是一再提起,他面上也难免有些不好看,所以干脆便直接一句话轻轻的揭了过去。
同时手中法决一掐,半空中便顿时现出数道流光,如灵蛇般朝着陆植蜿蜒捆绑而去。
陆植神色不动,意念一动之下,便见一面玄黑色旌旗瞬间从他头顶现出,旗面一展,瞬间遮天蔽日,不但轻易挡下了惧留孙的捆仙绳,更是旗面一扬,化出一方混沌天地,将两人摄进了其中。
“惧留孙佛,你这捆仙绳法宝,朕当年便已经见识过了,却是已经不新鲜了,何不向朕展示一番,你在西方所学的玄法?”
惧留孙看着轻易接下自己捆仙绳的陆植,不禁神色微凝,目光中隐隐有一抹骇然之色。
这陆青植,竟然真已经到了这般的修为?!
虽然双方不过是试探性的交手了一合,但结果却让惧留孙震惊不已,陆植的修为,竟然也已经到了近乎成道永恒的地步,比之自己都只差了半分!
看来自己果真是小看了他呢!怪不得他敢于如此!
震惊过后,惧留孙心中又忍不住的生出了一抹嫉妒愤恨之意,想他近百万年的辛苦修持,才累积到了如此地步。
而陆植背靠人教与太上圣人,靠着当年完成封神大劫的功德气运,不但受封真武大帝,更是才用了不过区区几千年的时光,修为便已经几乎追上了他,这让他如何能够不动妄念?!
老天当真是何其不公!
念及此,惧留孙更加坚定了决不能退让的决心,毕竟这一次西行大业,关乎着他日后的成道之机,道之相争,又怎可退避软弱?!
“既然帝君想见识我西方妙法,那吾便成全了帝君。”
陆植有真武皂雕旗相护,捆仙绳拿不住他,惧留孙干脆也便收回了捆仙绳,手中捏起法决,在胸前结印,摇身一变,便化出了一尊四面千手的法相金身。
这法相金身与舍利子法门,正是西方法的代表,以功德与法力凝结不坏金身法相,辅以舍利子法门,与东方的玄门之法相比,却是另辟蹊径,而且从某种方面来说,更是有不凡的神妙。
陆植瞥了一眼惧留孙现出的金身法相,脸上的神色也不禁微微凝重了几分。
只见惧留孙的金身法相,高达一丈,浑身闪烁着琉璃金色,四面千手,怒目圆睁,面目之中有纯净的琉璃净火满溢而出,虽比不得那如来的丈六金身,但也不可小觑了。
“唵!”
惧留孙四张面目同时张口低喝,喝出一声佛门六字真言,一瞬间,这方混沌天地都瞬间为之一荡,道道凝如实质般的淡白色波纹震荡而出,就连陆植都被那佛音给震得身形凝滞了瞬间。
轰!
一只仿若纯金浇筑的拳头无声无息的从虚空中探出,重重的轰击在造化青莲垂下的造化之气上,只一击,便轰击得混沌为之扭曲坍塌!
下一瞬,无数的金色拳头宛若那流星暴雨一般袭来,从四面八方轰击而来,激荡的洪流暴风,瞬间便将陆植给吞没了进去。
无数的拳影,砸得混沌扭曲坍塌,地火水风迸现,一副灭世般的可怕景象。
东皇大帝 风轻扬
而陆植头顶造化青莲,却是站在那黑洞般的混乱风暴中截然不动,抬手往虚空中一探,渊虹剑便已经落入了手中,反手便是一剑朝惧留孙劈去。
锵!
锐利的剑锋与那金色的拳头猛然于半空相交,顿时碰撞出一道道耀眼的火花弧光,那看似坚不可摧的金身拳影之上,顿时被斩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
锵锵锵..
不过瞬息间的功夫,两人便已经对碰了数百记,漫天的拳影与剑光,几乎撕开了这一片混沌的天地!
瞬息交锋过后,惧留孙选择了暂且退避,毕竟就算是他的金身,也抵挡不住陆植手中的渊虹剑之利啊!
要不要在一起 蜉蝣梦一季
掌控万古 暗梦晨曦
末世未來
再次现身的惧留孙,背后千手,已然断裂了许多,让惧留孙心疼不已。
虽然金身法相遭到损伤也是可以修复的,但那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法力与功德。
也是直到现在,惧留孙才真的感受到了陆植的威胁竟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虽然论修为神通,还是他更胜一筹,可是陆植也仅仅只是差了他一线罢了,而且陆植手中的重宝,更是他无法比拟的。
渊虹剑,十二品造化青莲,真武皂雕旗,每一件都是先天之宝,比起他自己炼制的捆仙绳,无疑要强大太多了。
无论惧留孙他愿意不愿意承认,但就以如今的情况看来,除非他拼着法相金身崩毁的危险,倾尽全力与陆植一番死战,否则的话,他绝难胜过陆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