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7p4l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討論-第一百一十二章、封國之爭分享-wlzkb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神圣罗马帝国
“没有成果”,只是大家普遍的看法。事实上,最近这些年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复辟事业还是很有起色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有什么样的老大,就有什么样的小弟。可以说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复辟组织,汇聚了墨西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理想主义者。
实干能力差,可以慢慢培养,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愿意为墨西哥抛头颅、洒热血。
在神罗待了这么多年,曾经的中二少年们,现在一个个都变成了老头子,想不成熟都难。
大浪淘沙,经历了几十年的流亡生涯,野心家、投机者都散得七七八八了,留下来可以真正意义上算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嫡系”。
要他们回国组织复辟,和军阀们大战不现实;但是搞搞宣传工作,还是没有问题的。
早在十几年前,复辟组织就将手深入到了留学生中,吸收了一大波高学历后备力量。
在多次组织复辟行动失败后,马西米连诺一世被迫接受了弗朗茨的建议,将复辟方向由武装政变转移到教育事业中。
打着“少年强,则国强”的旗号,大力自助国内的中小学教学,号召复辟组织小弟回国从事教育工作。
凭借两代人的努力,复辟组织也算是“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到处都有自己人。
尤其是最近这些年,很多被通缉的复辟大佬,甚至都能够回国公开进行复辟演讲。
遗憾的是马西米连诺一世能力有限,没有对复辟组织构架进行严密设计,对成员的约束力非常有限。
颇有几分民国初期的既视感,举着大炮旗号的人遍地都是,能够指挥动的却没几个。
对鱼龙混杂的墨西哥复辟组织,注重务实主义的腓特烈自然是看不上眼的;对这位连手下人都管不住的叔叔,那就更没得说了。
冷面缠欢:缉捕长情小宠妃
作为一名皇帝,居然被下面的人玩成了名义上的精神领袖,并且还是那种“挥之则去,用之即来”的领袖。
简单的来说,留在维也纳的马西米连诺一世,就是大家的精神领袖,是墨西哥的指路明灯;一旦要回国,大家又变成了反对帝制的急先锋。
幸幸苦苦折腾了几十年,累计耗费资金上千万神盾,最后收获的却是一个“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名头。
有这么多钱,拿来干什么不好?
在哈布斯堡王朝众人看来,拿着这些钱组织一支雇佣兵打回去,都比这么挥霍掉强。
包括提出建议从教育事业下手的弗朗茨,都没有想到最后会演变成这种局面。
说好要夹私货的,没想到夹着夹着就变了味。上千万的资金,真正用到实处的恐怕还不到十分之一。
估摸着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马西米连诺一世就是天字号冤大头,那种随便忽悠一下就能给钱的主。
大家打出的马西米连诺一世的旗号,不是冲着钱来的,就是冲着人脉关系来的。
别的不说,有马西米连诺一世的面子,购买军火都能够打个折扣。
受此影响,除了墨西哥政府没得选择,必须要硬挺着外,军阀们自然没有节操了。
打着皇帝的旗号,不光是物质上有收获,更重要的还是政治上的收益。
可以抵消墨西哥政府在“大义”上的优势,可以摆明车马,和政府分庭抗礼。
从这方面来看,只要马西米连诺一世这位精神领袖不回国,那么大家都是皇帝的“忠臣”。
理论上来说,保皇党复兴后马西米连诺一世只要手腕够强,完全可以凭借老大的名头,慢慢向国内渗透。
内有自己人摇旗啦喊助威,外有神圣罗马帝国支持。只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就可以组织一支雇佣兵杀回去。
很遗憾,机会出现了很多次,可惜的马西米连诺一世一次也没有把握住。
前前后后折腾了十几二十年,哈布斯堡王朝的支持们,对马西米连诺一世彻底绝了望。
当然,的马西米连诺一世也不完全是废物。别的不敢说,社交能力还是杠杠的,看看筹款能力就知道了。
能够靠化缘筹集上千万神盾的经费,马西米连诺一世也是世界第一人了,估摸着后来者也很难超越。
朋友多了路好走,如果不被忽悠去墨西哥做皇帝,估摸着马西米连诺现在也是神圣罗马帝国政坛上的明星人物。
现在想起马西米连诺一世,主要是这位二叔又搞事情了。和筹款没有关系,折腾了这么多年,金主们早就不耐烦了,别指望大家继续慷慨解囊。
伴随着皇子们纷纷出镇海外,重启分封制在哈布斯堡王朝内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老一辈就不用说了,就算是想要折腾,身体也受不了。
年轻一代,凡是对封地有兴趣的,早早就活动了起来。不知道是谁给出的主意,最近马西米连诺一世也加入了进去。
当然,不是为他自己谋取封地。作为墨西哥皇帝,再去和子侄们争夺封地,的马西米连诺也拉不下这张脸。
自己放不下脸面,不等于儿子也不行。作为哈布斯堡王朝的嫡系子孙,想要从皇帝领地中获取一块封地不难。
要马西米连诺一世亲自出面游说,主要是他盯上干涉墨西哥革命时期,奥属中美洲总督搂草打兔子顺手拿下的尤卡坦半岛。
打开地图就知道,这又是在为“拯救墨西哥”做准备。拿下了这块地盘,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招兵买马,吸引墨西哥国内的保皇党加盟。
尤卡坦半岛可不是什么小地方,虽然资源方面很一般,可是面积大啊!
尤其经过了这么些的兼并扩张,神罗占据的尤卡坦半岛,还包括后世的塔瓦斯科州、恰帕斯州、坎佩切州、金塔纳罗奥州、尤卡坦州,以及瓦哈卡州、克鲁斯州的一部分。
面积足有三十多万平方公里,占据了奥属中美州近四分之一的地盘。想要分出去,首先不答应的就是现任总督彼得。
甭管马西米连诺一世再怎么保证只是“暂借”,涉及到了切身利益的彼得总督,就是不松口。
没有彼得的支持,马西米连诺一世的计划自然无法进行下去。迫于无奈,马西米连诺只能从国内想办法。
维也纳政府自然是不能去游说了,和侄子抢地盘儿,传出去了也不好听。
So long
弗朗茨的威严太盛,马西米连诺从小就是兄长在训斥中成长起来的。当年还有母亲护着,现在没有了保护伞,那就更没底了。
相比之下,腓特烈这个侄子明显就要好说话的。只要不谈钱,大家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然后,就轮到腓特烈纠结了。一面是叔叔和堂弟,一面是亲弟弟,真正意义上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支持谁都不合适。
如果现在不是霸权争夺的关键时刻,他都想再从墨西哥抢一块地盘儿,充当堂弟布鲁的封地。
内部矛盾外部转移,这是列强的常规操作。摄政这么些年,腓特烈早已不是从前哪个单纯的少年了。
至于墨西哥人的想法,从对复辟绝望开始,腓特烈就再也不关注了。
可惜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想面对,就不需要面对的。
作为摄政皇储,腓特烈的话语权也是非常重的,争取到了他的支持,基本上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在这种背景下,双方自然不会放弃对他游说。本来这也没什么,哈布斯堡王朝的一件家务事,自己关起门来商量就是了。
无论是再从墨西哥抢一块地盘儿,还是支持奥属中美洲南扩,从哥伦比亚共和国身上弥补损失,都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消息泄露了出去,一下子将哈布斯堡王朝推到了风头浪尖上。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波矛盾了。围绕着封地的问题,哈布斯堡王朝内部发生的博弈也不在少数。
这些烦心事,弗朗茨早已经撒手不管,全部丢给了腓特烈处理。
其他人都好办,受身份限制,想要获得领地,同样要先去积累功绩。
就算是有所照顾,最后走得路线还是和普通贵族差不多,都需要自己去奋斗。
真正存在争议的还是独立邦国,不过有资格参与角逐的人不多,必须要是皇帝的儿子。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短时间内来看,有资格参与争夺的,也就腓特烈的三个弟弟,以及刚刚冒出来的堂弟。
墨西哥皇帝那也是皇帝,尽管在哈布斯堡王朝没有什么话语权,但身份上还是够份量的。
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伴随着第三代的陆续成年,未来有资格参与角逐的人就多得去了。
要知道弗朗茨大帝,现在足有十四个孙子。神圣罗马帝国可没有这么多的地盘拿出来分封,更不可能拆分出这么多零散封国来。
这还不算结束,如果弗朗茨活得足够长,没准第四代都要加入角逐。
在这种背景下,作为皇储的腓特烈,对第一起重大纠纷,自然要慎重了。
“父亲,二叔想要推布鲁出任尤卡坦半岛总督,遭到了彼得的反对,现在闹得很僵。
我出面调解了几次,但是两边都不愿意让步。最近消息泄露了出去,民间都在议论纷纷。”
犹豫了再三过后,腓特烈还是决定将窗户纸捅破,让父亲亲自来处理,免得自己夹在中间两边不讨好。
人上了年纪,难免有些多愁善感,弗朗茨自然也不能例外。
一边是自己弟弟,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他同样也很为难。既要顾忌大局,又要顾忌亲情,显然不好解决。
至于民间的议论,反而不算什么。这些年流传在外的,皇室闹剧段子可不在少数,最终还不是随风逝去。
相比之下,这场“叔侄之争”、“堂兄弟之争”,根本就不算什么。
某种意义上来说,皇室和普通人家没有什么区别,成员之间照样存在着矛盾,无非是大家争夺的东西不一样。
弗朗茨问道:“你和他们接触的比较多,布鲁的能力怎么样,能不能驾驭得住墨西哥帝国?”
显然,和封国之争相比,弗朗茨明显更看中下一代的个人能力。
一个家族来说,甭管祖传下来的家业有多大,最核心的永远都是对下一代的培养。
若是一代人比一代人强,想不兴旺都难;反之,若是一代不如一代,庞大的家业也只是败得时间长一点儿。
哈布斯堡王朝发展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已经到了分头下注的时候。只要下一代有能力,弗朗茨都不介意给机会。
沉思了一会儿功夫后,腓特烈实话实说道:“布鲁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墨西哥复辟组织的很多事,现在都是他在处理。
前不久还组建了一个青年会,吸引了一帮留学生加入,目前正在完善组织构架。
看样子他已经意识到到了组织的重要性,准备在复辟组织的基础上,另起炉灶重新创立一个组织严密的复辟团体。
不过手段还是有些稚嫩,现在本该隐藏于幕后的,却忍不住诱惑,提前站到了前台。
墨西哥的局势太过复杂,以布鲁的能力,再锻炼十几年,或许有机会驾驭住。”
听了儿子给出的评价,弗朗茨内心深处原本准备扶一把的心,再次暗淡了下来。
墨西哥的摊子有多烂,没有人比弗朗茨更清楚了。连他自己都不能保证,一定可以镇得住场子。
自身能力不济,再强推其上位,那就是在坑人。
马西米连诺一世就是最好的例子,本来在国内混得好好的,结果被拿破仑三世忽悠到了墨西哥。
要不是弗朗茨这位兄长及时拉了一把,搞不好连小命都交代在了那边。
时间过了这么多年,还要坚持复辟,并不意味着马西米连诺权利欲望多强,更多的还是一种执念。
老子陷进去了,没有必要再把儿子给搭进去。只不过好像从小言传身教的时候,不小心灌输了太多的复辟思想,以至于布鲁也继承了马西米连诺的复辟执念。
总裁专宠老婆大
现在替儿子谋取封地,看似是为了复辟做准备,何尝又不是在给儿子安排后路呢?
或许这一切,马西米连诺一世自己都不清楚,完全是出于本能的一种反应。
要是搁几十年前,这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要知道当年,马西米连诺一世可是有机会留下墨西哥的。
只要他肯放下脸面,跑去尤卡坦半岛打出墨西哥皇帝的旗号,当时父母双亲还在,有卡尔夫妇帮忙说情,弗朗茨也只能咬牙支持。
能不能坐稳皇位不敢保证,但是反攻打回去,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不同了,亲情不是无限的,更多还要考虑利弊。
马西米连诺一世本人还好,有弗朗茨这位兄长撑着,不会看着他落魄。
到了下一代,那就是堂兄弟了。想要从家族中获得资源,那就更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