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kgm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漢世祖-第261章 大捷看書-cukll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喜气洋洋而来,向刘承祐禀报的,是名身着绯袍的壮年官员,蓄着抹短须,面相端正,气质出众,虽为文士,却明显少书卷气。此人,便是赵普了。
刘词所辟从事幕僚中,以赵普与楚昭辅最为出名,受其重点推荐,刘承祐也只接见了这二人。楚昭辅年逾四十,以才干著称,办事能力突出,治政经验丰富,刘承祐察问之,应对也颇为敏捷,即拟制用印,拜其为沧州知府。
至于赵普嘛,哪怕就冲着其在历史中留下的偌大名声,刘承祐都高看他一眼,与其给事中的官位,就职崇政殿,侍奉御前,参赞军政。
天眼異俠
徒弟个个都很拽
能于漫漫历史中,闯下那般名声的人,都是每个时代的精英,而赵普俨然是其中出类拔萃者。并且,在与其交流的过程中,刘承祐发现,此人虽非博学鸿儒,读书也不求甚解,但思维敏捷,视野开阔,不墨守成规,极通权变。
如此,给刘承祐以一种“新奇”的感觉,要知道,眼下大汉朝堂上的宰相、官僚,多保守顽固,并且接触地越久,给刘承祐的感觉越强烈。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宰臣范质了,这两年以来,在施政、断事、决策方面,屡有与刘承祐意见相左,并且固而争之的表现。
赵普则不然,进宫任职以来,每与之谈,总有所得,且多畅达,君臣之间,思想的火花激烈碰撞……
事实上,刘承祐继位以来的许多改革政策,都有效仿原历史中赵普为赵匡胤所谋。是故,谋国定策方面,二者意见往往相同相近,赵普对刘承祐的励精图治、施政驭军,也给了极高的评价与认可。二人共事不久,却有种君臣一体,志趣相投的感觉。
入仕不到半年,上下皆知,庙堂之上,又将添一位新贵。
——————
这段时间,刘承祐操心的是黄河水患,挂念的是秦凤战事。此番,赵普是奉其命,去枢密院察问最新军情,结果带来喜讯。
“战事有结果了?”刘承祐凝眉舒展,看向赵普。
“陛下,大胜!”赵普兴奋地禀道:“向都帅设谋大破蜀军,前后歼敌五万有余,蜀国精锐敢战之卒,几乎一战而丧!”
“总算给朕等来了!”刘承祐抬手握了下拳,神宇间露出一抹振奋:“向训终不负朕望!”
“去,通知诸宰臣及各部司院主官及两衙统帅,崇政殿议事!”刘承祐朝着张德钧吩咐了句,又看向赵普:“给朕讲讲,详细情况。”
“是!”
喜悦的情绪,迅速收敛起来,刘承祐的神情,转而化为一种释然。
未己,崇政殿上,文武高官齐聚,各自面露轻松,都收到了西南战事突破,取得大捷的消息。包括李涛、范质等文臣,也都不自禁地有种欣慰,面上有种释愁的意态。
“……十八日,蜀军主动出击,两路进击,一路三千卒,进屯白涧,一路五千卒,在蜀将韩继勋统领下,出击黄花谷,意欲断我粮道与后路。
为西南将帅所觉,速下决断,以内殿直厢将石守信,统军退敌。石守信分兵两路,一路袭唐仓,一路抢至黄花谷口设伏,当日傍晚,痛击来犯蜀军。韩继勋败走唐仓,为袭占镇寨的尉将韩重赟所拒,投降。黄花谷、唐仓一役,我军斩杀并俘虏三千余人。
其后,石、韩二将合兵休整北上,威胁白涧蜀军。其先闻败讯,后路既绝,军心动荡,一战而破,半数投降。
十九日,都部署向训以火攻击威武城,发霹雳车五十架,尽火油弹两千四百颗。其时,威武城内外草木茂密,气候干燥,火起而迎风高涨,蔓延数十里,鸟兽皆绝,至夜方以秋雨而止。大火之下,蜀军急撤出关,退守梁泉城,城寨、道路遗尸四千余具。
二十日,大军以龙栖军为前军进击,追击蜀军,中军循其后,迫临梁泉,合围蜀军。
二十一日,蜀军新败,又遭新围,军心动荡,战意低落,胆气尽丧。大军全力攻城,半日而破,龙栖军都指挥使高怀德指挥部下,先登入城。
梁泉之战,三万余蜀军,伤亡五千,降一万两千,走失无算。蜀将高彦俦受伤被俘,主帅李廷珪与都监赵崇韬率军突围,退往马岭寨。城中米粟十五万石及诸仓甲胄、军械、钱帛,皆为我军所获。
二十二日,我军趁势追击,王全斌率兴捷军连战而破马岭寨,王仁赡率所部,绕道而袭固镇,欲断蜀军余卒归路。
二十三日,李廷珪退守青泥岭,意欲负隅顽抗,闻王仁赡军动向,弃寨而走,途中又遭我军截击,最终,李廷珪集合残部,撤往成州,只余兵卒三千。
至此,凤州蜀军五万余,悉为我军所破,凤州全境,复归大汉。”
政殿之上,听完枢密院承旨李处耘的一番讲述,群情皆悦,毕竟打了一场胜仗,还是大获全胜。这段时间以来,以凤州战事,久战无功,靡费颇多,朝臣不免微词。及至近来,黄河水患,又有复发征兆,以李涛、范质为首的一干朝臣,连番上表,请求撤还大军。
虽然被刘承祐强势地压制下去了,但是一味的强势,总之不利于君臣的关系,造成了一定朝堂和气的不稳。不过,现如今捷报传来,胜利者,仍旧是皇帝,西南将士用事实结果证明,皇帝强势得有道理。
“李承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尽述军情,口也渴了。来人,给李承旨上一杯茶!”刘承祐语调轻松,支使着内侍。
“谢陛下!”李处耘恭敬一揖。
龍之谷嘆息之丘
極品神醫
“凤州一战,我军大获全胜!此战过后,蜀军兵力大损,国力大减,为我军南下汉中、川蜀,奠定了基础!”郭荣出列,朗声振奋道。
刘承祐微颔首,目光落在李涛与范质身上,悠然笑问道:“李卿、范卿,此捷报,可能解二位心中忧虑?愁绪可解?”
闻问,李、范二人对视一眼,李涛脸上露出一抹尴尬,躬身道:“陛下,臣目光短浅,且杞人忧天,竟欲阻陛下大计,西南大捷。臣羞愧难当,请陛下降罪!”
范质表情严肃如常,不过也向皇帝服软:“陛下高瞻远睹,目光敏锐,洞察战局,臣愚鲁,固执己见,言辞激烈,妄谈撤军,请陛下治罪!”
“好了!”见二臣做出这番姿态,刘承祐也表现着他的宽宏,轻轻地一抬手:“二卿不必自责,朕知道,你们也是一心为公,为国家着想。况且,朕素不因言问罪!”
“陛下圣明!”二臣躬身长拜。
“而今西南,高奏凯歌,对于接下来的战事,二卿可还有异议?”刘承祐又问。
李涛作为首相,当先进言道:“臣等必定上下一心,同心同德,全力支持西南大军作战!”
范质看起来,要矜持些,但观其神色,显然不会再唱反调了,至少在西南战事上面,不会再表异议。
與鬼同居
“颁诏,嘉奖表彰此战有功将士,一应人员功劳,尽数记录在册,以备战后策勋议功。遣使前往凤州,慰问将帅!所损失之粮秣、军械,有司当迅速补全,不得怠慢军情。”刘承祐高高在座,吩咐着:“另,宣慰司当就此战,宣传天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