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3e7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610 曾經的對象找上門看書-0w65a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妈,你今天咋有空了?”
刘春来回到家里,还在地坝外,就扯开嗓子问了起来。
刘秋菊也跟着他回来了。
以前中午可没几个时候回来吃饭,当了四队队长、刘家旗手就,刘春来就一直住刘八爷那边,后来有了食堂,回来吃饭的时间就少。
再后来,没有宿舍,叶玲等住在家里,连刘福旺都被赶出去在公社跟严劲松他们搭地铺,刘春来回来吃饭的时间更少了。
有了部分宿舍,孙小玉又跟刘九娃结婚了,刘春来掏钱给刘九娃在刘八爷宅子旁边不远处起了三间瓦房,刘春来家里就住着几个负责财务的女人,平时回来反而不是很方便。
杨爱群正在灶屋里炒菜。
“你先吃到,我把这黄瓜炒了就好了……”
刘春来看到堂屋里,顿时迈不开脚步了。
纸为重生
就连刘秋菊,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一个女人。
一个年轻的女人!
一个让刘家人骂了很长时间的女人!
居然出现在了他家。
“王秋香!你怎么还有脸来?”平时刘秋菊性子弱,向来不会跟人争论什么,更不会骂人。
就连以前受驼子家暴,她都没有这样愤怒。
可看着站在堂屋里,在听到他们回来,就起身,一脸拘谨看着他们,嘴唇动了动,想说啥,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只是低着头。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万万没想到,老娘喊自己回来,是因为这个女人来了。
“秋菊!”刘春来阻止了刘秋菊。
温柔的刘秋菊这会儿如此气愤,不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家里悔婚,那个短命刘春来跳河,差点没命么?
“哥,你还帮着她说话,要不是她,你会跳河?要不是当初有人看到……”
“要是不跳河,你哥能有今天?”
杨爱群端着一洋瓷碗的黄瓜,从灶屋出来。
王秋香这会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她并不愿意来。
刘春来拉着眼神中满是杀气的刘秋菊进了堂屋。
桌子上摆了几个菜,蒜苗炒新鲜肉、炒蛋、盐菜四季豆,以及刚端进来的一个黄瓜。
这已经很不错了。
寻常时候,各家待客,能有腊肉就不错,除非刚杀年猪,否则新鲜肉基本上是吃不到的。
“春来,我……”王秋香看着刘春来,还没说话,就被刘秋菊打断了。
“别叫得那么亲热,我哥跟你没那关系了!喊刘大队长!”
刘秋菊很不满。
“老三!”刘春来有些火了。
记忆中,对这女子,并没有什么坏印象。
“彩虹,先吃饭吧。有啥事情,吃了饭再说。”刘春来对着王秋香说道。
王彩虹,是王秋香原来的名字。
我的偶像大人 言朽
不过,在跟刘春来定亲后,杨爱群觉得她性格太泼辣,家里老三又性子弱,也不知道怎么个讲究,然后就让王彩虹改名王秋香了……
王秋香长着一张圆脸,脸颊上的颧骨突出,眼睛很大,穿着一件花格子袄子,已经有些旧了。
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女人。
没有刘雪动不动就是用大饼来形容的那么夸张。
这是杨爱群当初亲手给王秋香做的。
“怎么这么瘦了?”这跟记忆中的女人,有着太大差距了。
以前的王秋香,可不瘦。
跟刘春来差不多高,看起来比刘春来还壮呢!
“心疼就把她养胖啊,刘春来,不要忘记,你是有对象的人……”刘秋菊没好气地说道,“要是贺黎霜晓得了,屋头又是乌烟瘴气的……”
邪惡壹生 神火姚炎
“先吃饭。”杨爱群没好气的瞪了闺女一眼。
“婶儿,我就几句话,给春来说了,我就走……”王秋香没有理会刘秋菊,只是在刘秋菊说刘春来有对象的时候,抬头看了刘春来一眼。
眼神里,闪过一抹痛苦。
————
“有什么事情,吃了饭再说。”刘春来皱起了眉头,给刘秋菊递了个眼色。
奈何刘秋菊装着没看到。
杨爱群几乎是把不情愿的王秋香拉着上了桌子。
刘秋菊被刘春来瞪了好几眼,即使如此,依然还是不断地用杀人的眼神看着王秋香。
王秋香只是埋头往口里扒饭,几乎没有挑过菜。
“别光顾着吃饭,吃点菜……这菜都是刚摘下来的新鲜的,春来带着人搞的大棚,现在都不够卖……”杨爱群主动往王秋香碗里夹菜。
“吃点肉,看你瘦得。热天帮着收麦子的时候,哪有这么瘦!也亏了春来,食品站天天都往大队食堂送肉……”
“也亏了春来,现在天天晌午都是干饭,晚上炒肉下面……”
得!
这老太太留着王秋香吃饭,也是没安好心。
刘春来见王秋香只是低着头,也不吭声。
见她一碗饭吃完,自己也没得胃口,放下了碗,“我不吃了。”
对着王秋香说了一声,喊她跟自己出去,就往外面走。
“老实吃饭!”见刘秋菊起身,刘春来黑着脸对她说道。
“我去舀饭……”刘秋菊知道大哥发火了,辩解着,“不过有些人,得自己心里有数……”
王秋香低着头跟着刘春来出去了。
“妈,她来干啥子?该不会看到我哥有本事了,想……”刘秋菊问看着王秋香出去后,脸上的笑容就没了的杨爱群,“王大饼能跟贺黎霜比么?人家不仅长得乖,学习还好……”
显然,她是了解老娘的。
也知道老娘的担忧。
“唉!可惜了。如果不是她爹妈……”杨爱群叹了口气,“贺黎霜长得乖能当饭吃?要是你哥娶了王秋香,她会把你哥当祖宗供着!贺黎霜会么?”
“那她当初……”刘秋菊不解。
老娘这态度,有点让人头痛啊。
确实,贺黎霜长得乖不能当饭吃,连饭都不会做。
甚至,刘雪当初也说了,如果两人结婚,估计以后得刘春来伺候她,锄头拿不起,镰刀不会用。
可现在?
需要再拿锄头,拿镰刀么?
母女两人各有心思,一时间也觉得这肉不香了,干饭不好吃了。
刘春来往前走,王秋香就低着头跟在后面,也不说话。
两只手各抓着衣服下摆。
一直到了沟里,周围没人了。
刘春来才停下来:“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彩虹。”
靈魂擺渡
王秋香很泼辣,可以跟刘雪在这事情上不相上下。
没有看到王秋香的时候,对这个女人几乎没有多少记忆,根本没想起来过。
可看到了,很多属于短命刘春来的记忆,就浮现了。
曾经,从家里走路到学校,就为了给刘春来送点吃的;有时候在刘春来去学校的时候,偷偷等在路边,塞给刘春来一把零钱,那些都是她攒下来的;甚至,刘春来原来穿的衬衣,都是人家偷家里的布票跟她爹的钱,给刘春来做的……
更重要的是,这婆娘,当初主动把刘春来推倒了……
一想到这个,刘春来吓了一跳。
MMP!
该不会找自己负责吧?
“我要走了。”良久,王秋香才开口。
声音有些沧桑,有些幽怨。
刘春来愣了。
这是啥意思?
“对不起,当初如果不是我逼你,你也不会跳河……”
王秋香的话,让刘春来更是摸不着头脑。
隐隐的,他觉得今天应该能知道死短命儿子为什么跳河,这是他一直没有想明白的。
不管怎么说,以记忆中的性格,死短命儿子刘春来那种人,是最惜命的。
“从晓得你跳河后,我一直都不敢来见你……”王秋香没有等刘春来开口,“后来,晓得你做的,我才知道,我不应该逼着你跟我一起私奔,去南方打工……”
我曰!
果然!
这婆娘还是记忆中的那婆娘。
刘春来这才晓得,在去年过年后,王家就准备退亲了,唯独就是等刘春来高考,如果考上大学,自然也就不用。
考不上?
没瞧着,人家都给王秋香找好婆家了?
“按照约定,后天请那边,我是不愿意的……现在,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当初我如果像刘雪那样,敢提刀,我爹妈估计也就不得逼着我跟你分了……”
说完,王秋香就转身走了。
“等等!”
刘春来叫住了王秋香。
“如果你真的想去那边,可以……”
“你不怕你对象晓得了?”王秋香看着刘春来,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谢谢,不用了。我同学在那边……明天我就走,贺黎霜比我乖,我到学校门口看过她,也打听过,她更适合你……你将来是要做大事的,身边的人,得能为你分担……”
说完,就转身走了。
很潇洒!
刘春来没看到,潇洒往沟里走的王秋香,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
原仙
看着王秋香没有丝毫停顿的步伐,一时间,刘春来却觉得有些心痛。
可他啥都不会去做,也做不了。
女人,是个好女人。
而且两人都知道没有了可能。
可这女人……
“走了?你没留她?”刘秋菊看着刘春来一脸落寞地蹲在天埂上抽烟,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是对你好,这个不可否认。但是她不该逼着你跟她私奔,最后逼得你跳河……”
“老三,当初让你嫁郑家,你愿意么?”刘春来轻声问道。
刘秋菊愣了。
她能愿意么?
谁特么的愿意嫁一个驼子?
“是哥对不起她……”刘春来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