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1nm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這靈氣要命 塑料炸彈-第796章 血與沙閲讀-ulawo

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这灵气要命
岩蟒侧着头,用一只眼盯着卢西娜,蛇眼长在头部两边,它们看不到正面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艾沃尔要卢西娜站在它正面的原因。
娇妻来袭:老公请淡定 忧然
卢西娜没了武器,只能用拳头跟它较量,她赤着脚,与这条大岩蛇周旋,掂量着自己的力气够不够捶爆蛇头。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潜渊鱼跃
岩蟒在沙地上滑行,留下一串印记,它绕到卢西娜的侧边,一半身子把她怀绕起来。
卢西娜谨记艾沃尔的教诲,她猛地往外面跳跃,不想被岩蟒包围住。
就在她跳起的一刹那,那岩蟒突然一个摆尾,蛇尾就像是大石锤,猛捶在卢西娜身上。
她在半空中双手护头去挡,半条胳膊都快震碎,人飞速坠落地面,这蛇的动作并不慢!
卢西娜单膝跪地,刚刚站稳,只觉得四周暗了下来,巨大的蛇身已经把她缠绕起来,上面是高悬的蛇头。
她立刻脚踩岩蟒身躯上的石块疙瘩,想要快速爬出去,但就在此刻,岩蟒突然缩紧身体,岩石之间的摩擦发出泥土碾压的声响,卢西娜身体直到胸口的部分都被它死死缠住。
卢西娜感觉自己的骨头和肌肉都要被磨碎了,岩蟒那粗糙凹凸的身躯和她的肉体接触在一起,肌肉和内脏被凸出的石块碾压,她的肝脏和胃似乎都被顶到后背。
她疼得说不出话,想要用力,但双手已经被挤压骨折,岩蟒的头环绕着卢西娜,仔细打量着她,仿佛是在逗她玩。
看台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这群灰人都十分享受她受苦的画面。
卢西娜口吐鲜血,紧皱眉头,狂怒魔女的健壮体格不至于这么快被弄死,但这碎骨破脏的疼痛也绝非这么好忍受,就在她疼得快要不省人事的时候,岩蟒居然慢慢松开了她。
她一口血喷在岩蟒的躯体上,然后顺着滑落在地,趴在地上,以古怪姿势扭曲着的身体就像是被玩坏的人偶,瘫在沙子里,一会儿就把黄沙染出一大摊血迹。
随后,她的身体开始发出咔咔的响声,肌肉上的伤口,还有碎裂、折断的骨头全都慢慢复原,卢西娜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都是汗水。
岩蟒依旧在她的身旁滑行,把她视作一个玩物。但卢西娜确实满腔怒火,她揉了揉肩膀,将口里的血沫吐到沙子里。
观众席上的欢呼随着卢西娜再次站起,变得稍微小了一些,灰人们开始纷纷议论起来,恐怕是在讨论她自我恢复伤势的速度吧。
岩蟒故技重施,它将头贴近沙地,缓缓滑动,再次将卢西娜盘在身躯中央,一只眼睛盯着她,仿佛在揣摩她的心思。
卢西娜冷哼一声,大腿绷紧,稍稍曲身又是一个跳跃,朝着蛇头的方向飞跃。
岩蟒早就料到她的动作,它观察着卢西娜身体上每一寸肌肉,以此来判断卢西娜后续的动作。
巨大的石头尾巴猛捶向卢西娜,她没有去格挡,反而张开双臂,侧过脸,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去承受这一击!
啪!
蛇尾如石锤砸在她的胸膛,将她的胸骨和锁骨全都敲碎,卢西娜呛出一口血,但与此同时,她也睁开了眼睛,两条手臂猛地抓住蛇尾上凸出的石块,死死的扒在上面。
岩蟒抬起尾巴,在沙地里找寻卢西娜,却怎么也找不到,观众席上的灰人也勾着头,四处搜寻卢西娜的身影。
卢西娜此时,仅仅抓着蛇身,奋力爬到岩蟒的后背。
观众席上的灰人此时也看到了卢西娜,指着她不停的大叫,惊呼着。
岩蟒转过头,侧着脸去看自己的身体,并弓起自己的身躯,在沙地里旋转,想把卢西娜给抖下来。
她顺着蛇背往前跑,又是一个猛跳,顺利的窜到蛇头的位置,抡起拳头,对着如小山一般大的蛇头面部就是一拳。
虽然卢西娜的身形相对于蛇来说,犹如苹果和蚕豆的对比一般,但她的力量,犹如一枚巡航导弹,这一拳直接砸碎了岩蟒的半张脸。
岩蟒突然挺直了身子,蛇头轰隆一声坠落到地上,它又挣扎了一下,尾巴还在不停的小幅度摇晃着。
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卢西娜落到沙子里,看着奄奄一息的岩蟒,她又跳上去,环抱住岩蟒头部和身子链接的部分,咬紧牙,开始用力。
双臂的肌肉凝结起来,汗水顺着粘满血和沙的臂膀留下,她猛一用力,这么一拧,岩蟒的头居然被她活活拧断了。
卢西娜从岩蟒身上跳下,它已经身首分离,死透了,没有人欢呼,只有通往斗士备战厅的石门缓缓滚动的声响。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训练厅,那里聚集着剩下的人,灰人给她重新戴上铁链,也没说其他的,便让她自由活动了。
艾沃尔赶忙跑过来,看到卢西娜身上的血和沙,以为她受了重伤,准备搀扶。
卢西娜推开了艾沃尔,喘了口气,刚才的战斗没有激情,没有喜悦,只有疼痛的回忆,再次回到这里,她还感受到了另一层压迫:没有尽头和希望。
和那种东西交战,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获胜后没有欢呼,座无虚席的观众席上,那些人只希望看到你死,看到你受苦,看看到你流血。
没有胜者的荣耀,也不是死者的归处。
卢西娜很清楚,它们很失望。
“我们要一直……这么打下去?嗯?”卢西娜看向艾沃尔,有些疲惫。
“你才打了第一场,妹子,你应该坚强些……我们……我们一直没有放弃。”艾沃尔道。
“你呆在这里多久了?你一直没告诉我。”卢西娜又道。
“要我说实话吗?”艾沃尔道。
土豪千金屌丝男 杨大美
“告诉我,实话。”卢西娜点点头。
“我也忘了。也许,有你在这儿的时间的几百倍那么长吧。”艾沃尔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卢西娜叹了口气,她不想再搭理艾沃尔,他根本没有出逃的计划,她缓缓走向通往斗士休息处的通道。
“你好像受伤了。”艾沃尔在后面道。
“只是沙子而已……沙子。”卢西娜头也不回,走进通道里。
参加完第一场角斗之后,灰人们给了卢西娜更多的权限,她可以随意进出吃饭的地方和洗澡的地方,也能配给一些简单的皮甲装备。
卢西娜脱了裹胸,在一处地下河旁清洗身体,然后换上了一套兽皮制作的轻型铠甲,说是铠甲,不如说是绑在要害部位的皮片。
上身胸口是一大块类似鳄鱼的皮制后挡板,用铁链和粗绳在后背捆住,然后肩上套个绳子固定,腰腹和后背裸露在外,肩膀处搭了一片厚皮,下身是露大腿的青色皮裙,光着脚。
她看着地下河的倒影,摸了摸脖子上的石环,卢西娜不想在这里被耗死,她不会成为沙子里的亡魂,她要自己筹备一个逃脱计划。